如果KX36矿苗钻石储量达到商业级别,博茨瓦纳钻石公司有兴趣开发

博茨瓦纳钻石公司(Botswana Diamonds)日前从佩特拉钻石公司(Petra Diamonds)手里买下了KX36矿苗。如果矿区钻石储量达到商业级的话,前者打算正式开采此矿。 KX36金伯利岩矿区是博茨瓦纳中央卡拉哈里野生动物保护区(Central...

昨天

通过在线招标向印度供应原材料有助于应对新冠病毒造成的复杂局势

印度宝石和珠宝出口促进委员会(Gems & Jewellery Export Promotion Council, GJEPC)驻古吉拉特邦地区董事迪内希·纳瓦迪亚(Dinesh Navadiya)被任命为南古吉拉特邦商业和工业局(Gems & Jewellery Export...

2021年1月11日

保罗·津尼斯基表示假日需求将促进钻石市场恢复

在三月初新冠疫情造成严重破坏之前,年初的钻石市场表现出色。自今年8月份以来,市场对裸钻的需求一直在回升。从零售来看,美国和中国的消费者对钻石珠宝的需求保持稳定。业内专家保罗·津尼斯基接受Rough&Polished通讯社记者马修·尼亚温古阿采访时表示,这种积极的趋势与假日需求有关,它能推动解决供应链上的问题——疫情及其带来的问题曾加剧钻石制造商面临的库存短缺问题。他说,尽管新冠疫情损害了2020年大部分时间的假日购物需求,但钻石、珠宝和其他奢侈品的购买情况仍可能会超出预期,因为他们不会像前几年那样,送出很多与印象相关的礼物。

2020年12月8日

世界钻石理事会将积极致力于支持私人矿工和小型钻石矿业公司的发展

爱德华·阿舍(Edward Asher)是阿姆斯特丹钻石业内最重要家族之一的成员,于2020年6月当选为世界钻石理事会主席,任期两年。 阿舍是第二次担任世界钻石理事会的主席,曾于2014年到2016年在该组织担任负责人。阿舍目前还是欧洲钻石制造商理事会(European...

2020年9月28日

钻石是一直吸引世界各地人们关注的少数事物之一

来自孟买的乌沙·巴拉克里希南(Usha R. Balakrishnan)博士是印度杰出的珠宝历史专家,是世界钻石博物馆的首席策划人。她与人合著了《穿越时空的钻石》(World Diamond Museum)一书,这本新书是世界钻石博物馆的重要项目。另外,巴拉克里希南还策划了很多展览,其中包括:“孔雀舞:印度珠宝传统”(1999)、“尼扎姆珠宝”(2001)、“黄金中的偶像:来自巴尔比耶-穆埃勒博物馆的收藏”(2005)、“印度:令世界着迷的珠宝”(2014)、“阿拉姆卡拉:装饰品之美”(2017)、“德干的宝藏:尼扎姆珠宝”(2018)。接受业内新闻机构Rough&Polished通讯社采访时,巴拉克里希南分享了自己对珠宝的看法,以及多年沉浸在珠宝行业的工作经验。

2020年9月28日

印度裸钻生产正在扩大生产

2021年1月12日

印度钻石切割和抛光中心苏拉特一如既往地正常开展业务。制造业有望在排灯节过后逐步恢复,预计将有近20万名农民工重返工作岗位。根据媒体报道,来自全球的订单纷至沓来,包括最大的市场美国和中国。因此,制造商们正努力在圣诞节和新年之前完成订单。按照传统,排灯节假期一般持续两周到一个月。而今年,苏拉特的切割工厂将假期缩短到几天,以便贸易行业能够重建其业务——这些业务曾因新冠疫情的隔离措施被中断。

苏拉特有近7000家切割工厂,近650000名工人。全球出产的近90%的裸钻都是在苏拉特切割和抛光的。尽管疫情爆发导致所有企业被迫采取隔离措施,但最近一段时间,行业数据变得越来越好。2020年9月,印度的裸钻出口额为15.64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9.46亿美元下跌19.60%。但2020年9月的毛坯钻石进口额达13.473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1.5963亿美元增长了16.18%。
印度宝石和珠宝出口促进委员会(Gem & Jewellery Export Promotion Council, GJEPC)主席科林·沙赫(Colin Shah)表示乐观。他说:“需求已经恢复,我们接到了美国、中国、墨西哥湾和欧洲一些国家的订单。印度本国的需求也较高。希望最坏的时刻已经成为过去。现在,工人们正逐步返回工作岗位。”尽管如此,世界最大的钻石交易中心比利时正采取措施与全球最严重的新冠疫情爆发作斗争,这是印度钻石业面临的主要挑战。

宝石和珠宝出口促进委员会驻古吉拉特邦主席迪内希·纳瓦迪亚(Dinesh Navadiya)表示,“希望比利时的新冠疫情得到控制,希望排灯节过后我们能从这里购买钻石,这样才能建立足够的库存来满足节日销售热季期间的需求。我们行业需要补充毛坯钻石,因为中国和美国的消费需求在不断增长。”
总体而言,钻石制造业正面临一系列需要解决的挑战,尤其当前这个特殊时期。早些时候,政府开始征收商品和服务税,并实施黄金货币化政策,尽管这些措施导致一些裸钻切割商失业,但钻石行业总体度过了其不利后果。

尽管印度没有钻石矿,没有获得毛坯钻石的优势,但它凭借其专业的钻石切割和抛光技能已成为最大的钻石生产国。 印度钻石贸易行业已要求政府修改税收法规,以允许他们在孟买的特别通知区(Special Notified Zone ,SNZ)出售钻石,并免除其2%的钻石销售补偿税。如果中央政府采取积极措施,切割和抛光行业将受益匪浅。 钻石矿业公司将能够支付不超过0.16%的“营业税”——这个税率在比利时很盛行。 2019年,印度共进口了约1.57亿克拉的毛坯钻石用于切割。 印度可以保持自己的地位达到新的高度。
同时,苏拉特的钻石部门正面临困难,因为钻石切割工最近一直要求工厂遵守劳动法。 抗议工人们声称自己正受到工厂老板的迫害,并威胁说如果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排灯节之后将进行无限期罢工。
古吉拉特邦钻石工人工会(Gujarat Diamond Workers Union, GDWU)在苏拉特的瓦拉契哈地区组织了一次“抗议活动”,要求该邦的切割企业遵守劳动法和工厂法。古吉拉特邦钻石工人工会领导人指出,由于失业,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全邦约有10名钻石切割工自杀。因此,工会要求邦政府对其家人做出赔偿。工会还警告说:“我们向苏拉特地区行政首长提交了一份我们要求的备忘录。 我们现在不打算罢工,因为排灯节假期将很快开始,切割工将前往他们的故乡。 等他们回来时,我们将继续抗议。”

另一方面,印度政府正在组织针对钻石行业的宣传计划。 上周,印度政府的微型、中小型企业部在苏拉特钻石协会(Surat Diamond Association)启动了一项关于“精益生产提高竞争力”(Lean Manufacturing Competitiveness)的宣传计划。苏拉特钻石协会(Surat Diamond Association)主席罗海特·麦塔(Rohit Mehta)表示,苏拉特的钻石制造业配备了最新的设备。 随着技术的飞速发展,与行业相关的人们还必须通过不断学习来提高他们的知识。

多年来,苏拉特的切割和抛光行业不断吸引孟买的钻石和抛光商人迁往苏拉特,因为它拥有开展业务所需的一切资源和劳动力。对在孟买经营业务的印度钻石出口商来说,苏拉特经济特区(Surat Special Economic Zone, SurSEZ)特别有吸引力,因为苏拉特经济特区不受当地法律和税收的约束。此外,装备精良的苏拉特钻石交易所(Surat Diamond Bourse)的建设工作即将完成。
随着新冠疫情导致的隔离措施被逐渐放开,宝石和珠宝行业也在逐步恢复,出口商品开始流向美国、中国、香港、欧洲等地方的市场。
珠宝制造商现在不断从孟买涌向位于该市萨钦地区的苏拉特经济特区,从这个事实来看,苏拉特似乎真的很有吸引力。他们打算在这里开设商店或者扩大自己的业务,因为哈霍德地区拥有大量的劳动力,而且将设立新的钻石交易所。

根据媒体报道,尽管发生了新冠疫情,但自2月份以来,仍有4家钻石珠宝制造商从孟买迁至位于萨钦地区的苏拉特经济特区。根据官方信息显示,自2019年4月以来,共有22家新企业开始在苏拉特经济特区运营。其中18家是来自孟买的钻石珠宝公司,其余的则来自苏拉特。苏拉特经济特区不受当地法律和税收的约束,有助于业务发展。一位来自特区的消息人士称,只要最终产品不在本地销售且用于出口,那么企业主可以免除原材料和其他税项的进口税。苏拉特经济特区位于萨钦地区,占地150英亩,其中的85%的土地还在建设当中。
据报道,一位钻石制造商人在孟买的圣塔克鲁兹电子出口加工区(Santacruz Electronics Export Processing Zone,SEEPZ)设有工厂,工厂占地7000平方英尺,拥有约300名熟练的工匠,他又在苏拉特经济特区开设了另外一家工厂。原因是苏拉特的劳动力便宜,而且与孟买地区相比,土地租赁成本低约25%。另一位孟买商人也于今年2月在苏拉特开设了一家公司,开始在苏拉特经济特区生产黄金和白银钻石珠宝。还有更多的人准备效仿他们。

苏拉特哈霍德(Hajod)地区正在建设的钻石交易中心可能于明年投入使用,这可以减轻位于孟买班德拉库拉(Bandra Kurla)建筑群的巴拉特钻石交易所(Bharat Diamond Bourse)的部分业务——外国买家经常光顾此地。 据一位钻石行业内的消息人士透露,来自苏拉特和孟买的许多商人已经在即将建成的钻石交易所预订了办事处。
随着新冠疫情隔离措施的取消,全球市场不断开放,宝石和珠宝行业似乎也在复苏当中,并且已经开始向美国、中国、香港、欧洲等其他市场出口商品。这对钻石制造业来说是个好兆头,因为市场对裸钻的需求在不断增加。

隔离解除之后,印度钻石行业对出口增长持乐观态度,因为美国、中国和欧洲市场出现了早期复苏的迹象。在过去的4-5个月内,出口订单一直在稳定增长。宝石和珠宝出口业务进展顺利,出口贸易在不断复苏。行业希望到本财年结束时,出口下降幅度能控制在20%至25%以内。
考虑到钻石行业的领导人被选为南古吉拉特商业和工业局(SGCCI)成员,未来几年,苏拉特钻石制造业会获得更多的意义。迪内希·纳瓦迪亚(Dinesh Navadiya)曾担任南古吉拉特邦商业和工业局副局长(2019-2020年),现为宝石和珠宝出口促进委员会驻古吉拉特邦主席,又被选为南古吉拉特邦商业和工业局局长(2020-2021年)。钻石行业机构的领导人首次被选为南古吉拉特邦商业和工业局的局长和副局长。

一份未经证实的报告显示,在这次新冠疫情期间,大约有70家来自孟买的钻石公司迁往苏拉特。苏拉特钻石交易所将从2022年开始投入运营,届时大多数钻石公司将从孟买迁往苏拉特。这将改变苏拉特在世界上的地位。一旦钻石交易所准备就绪,钻石业务将全部转移到苏拉特,带动整座城市实现长远发展。目前,每10颗钻石中就有8颗来自苏拉特,但所有交易和出口都在孟买进行。此外,大多数钻石公司的办事处都位于孟买的班德拉库拉综合大楼,在博拉瓦利、马拉德、戈雷贡、达希萨尔等地则设有小部门,所有业务都从那里进行。但情况正在发生变化,钻石公司的大型办事处都将被转移到苏拉特。根据迪内希·纳瓦迪亚的说法,大约有4500个办公室已经被预定出去了。

事实上,这些变化本应在未来两年内发生,但因为新冠病毒的爆发,很多公司现在就开始了迁移工作。苏拉特钻石交易所完全建成还需要两年时间,但已有约70家公司已经全部搬到了苏拉特。有些人甚至举家搬到了这座城市。孟买的贸易商全在关注苏拉特钻石交易所的“肥沃牧场”。

“100多家中小型贸易商宣布了自己前往苏拉特的打算,”迪内希·纳瓦迪亚说,“由于孟买的新冠疫情,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转移到这里开展业务。”据报道,苏拉特钻石交易所将于2021年在哈约德开始运营。纳瓦迪亚说,这将极大地缓解钻石贸易商的困境。他们因为新冠疫情的隔离措施损失巨大,难以支付孟买交易所综合楼里的高昂租金。“许多商人将他们的基地转移到苏拉特,因为很难应付孟买的租金、旅行和其他费用。我们的利润率不是很高,新冠疫情使情况变得更糟,''来自苏拉特的钻石贸易商什瓦姆·纳瓦迪亚(Shivam Navadiya)说。他补充说:“为避免不必要的开支,回到家乡是很有意义的。”另外,上周有个未经确认的消息称,苏拉特钻石交易所最早将于2020年12月开业,出口量将成倍增长。

两家最大的钻石开采商埃罗莎和戴比尔斯采取了大规模的支持措施,极大地帮助了印度毛坯钻石出口商,也让苏拉特的裸钻加工业及其小型行业获得了很多支持。两家矿业公司都续签了该季度的现有毛坯钻石长期供应合同,从而减轻了进口商的财务压力,并帮助印度钻石业积累了足够数量的毛坯钻石和裸钻库存。

戴比尔斯也表示乐观,因为市场对毛坯钻石的需求持续增长,切割机和抛光机的购买量也在增加。在关键的假日热季来临之前,零售商的订单都有所增加。在2020年的第八个销售周期内,公司的销售额达到了4.67亿美元。戴比尔斯集团(De Beers Group)报告说,在今年的第九个销售周期,市场对毛坯钻石的需求表现强劲,因此,苏拉特的切割和抛光行业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增长。
疫情期间,许多人来帮助我们更有效地开展业务。来自苏拉特的四位工程师(其家族都从事钻石生产和贸易)为中小型钻石和珠宝公司开发了一款移动应用程序,帮助他们在印度国内和国外销售其商品。

目前,当许多企业只能切割和抛光实验室培育钻石时,苏拉特的天然钻石和实验室培育钻石的切割业务将永远持续下去。

阿鲁娜·盖同德,Rough&Polished通讯社驻亚洲分社主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