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钻石理事会将积极致力于支持私人矿工和小型钻石矿业公司的发展

爱德华·阿舍(Edward Asher)是阿姆斯特丹钻石业内最重要家族之一的成员,于2020年6月当选为世界钻石理事会主席,任期两年。 阿舍是第二次担任世界钻石理事会的主席,曾于2014年到2016年在该组织担任负责人。阿舍目前还是欧洲钻石制造商理事会(European...

2020年9月28日

钻石是一直吸引世界各地人们关注的少数事物之一

来自孟买的乌沙·巴拉克里希南(Usha R. Balakrishnan)博士是印度杰出的珠宝历史专家,是世界钻石博物馆的首席策划人。她与人合著了《穿越时空的钻石》(World Diamond Museum)一书,这本新书是世界钻石博物馆的重要项目。另外,巴拉克里希南还策划了很多展览,其中包括:“孔雀舞:印度珠宝传统”(1999)、“尼扎姆珠宝”(2001)、“黄金中的偶像:来自巴尔比耶-穆埃勒博物馆的收藏”(2005)、“印度:令世界着迷的珠宝”(2014)、“阿拉姆卡拉:装饰品之美”(2017)、“德干的宝藏:尼扎姆珠宝”(2018)。接受业内新闻机构Rough&Polished通讯社采访时,巴拉克里希南分享了自己对珠宝的看法,以及多年沉浸在珠宝行业的工作经验。

2020年9月28日

3号玩家

当前的人为全球危机有极大的可能会改变全球钻石行业的格局。现在,我不是说最富有的人在奢侈品消费中的习惯会发生很大变化(会有变化,但只是阶段性的,而不是根本性的,这个阶层永远不会拒绝购买钻石、LVMH产品、飞机和游艇),我想谈谈毛坯钻石开采企业。当前疫情导致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处于隔离状态,全球钻石管道的商品流通因此停滞不前。只要钻石管道的主要参与者——印度不撤销检疫措施,我们就无法预测钻石产品流通何时会恢复,而谈论钻石行业的复苏时机更是为时过早。另外,安特卫普的钻石交易平台三个月来几乎完全停止运行,现在才刚刚开始恢复交易活动。

2020年9月7日

2021-2030年钻石采矿业活动的主要趋势是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

俄罗斯著名地质学家、地质学和矿物学副博士谢尔盖·米究辛对Rough&Polished通讯社谈了后危机时期钻石行业如何发展的前景问题。

2020年8月17日

全球毛坯钻石销售额第二季度下跌80-90%

最先从中国武汉暴发的新冠病毒疫情让毛坯钻石经销商和买家陷入完全混乱的状态。政府为限制新冠病毒的传播采取了旅行限制措施,传统的钻石招标在三月份左右被取消。据钻石行业独立分析师兼顾问保罗·基尼斯基(Paul...

2020年8月13日

配货时代是否已经走到尽头?

2020年8月14日
考虑到钻石供应管道里已经发生的所有变化,大型钻石开采商应该考虑如何从管道底部将毛坯钻石推向市场。
在过去的几周和几个月内,钻石行业和贸易相比过去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旧的商业思维、方法和结构将被重新定义。在不久前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我将新冠疫情之前的时期成为前疫情时代(Before Corona),而将来的时期称为后疫情时代(After Corona)。

 但我错了。

 现在,我们所有人都生活在一个新的时代——新冠病毒时代。新冠病毒作为破坏者,作为破坏的象征和转折点,已经引起人们的重视,并将以一种或另外一种形式长期存在。将来,每当我们考虑某件事,发展某个事业或做某种事时,我们都将受到这种毁灭性疫情引起的不确定性和变化的影响。

 没有回头路可走。

 但是,最近销售周期的结果显示,大型毛坯钻石生产商似乎认为,旧的经商方式将继续对他们有利。他们显然认为,处于中间位置的买家将继续服从封建的销售模式。几周前,戴比尔斯首席执行官布鲁斯·克利莱批评印度钻石业暂停购买毛坯钻石一个月。要说克利弗的“殖民控制”并没有得到理解——我们无话可说。

 拉帕波特新闻社的约书亚·弗里德曼(Joshua Freedman)表示,在6月份的销售周期中,戴比尔斯和埃罗莎“将价格维持在疫情之前的水平上,而其他公司的售价相比二月份降低了15-25%。”结果是,大型毛坯钻石生产商的销量极低,因为购买者都拒绝接受钻石开采企业给出的高价,转而使用小型钻石供应商提供的廉价毛坯钻石。显然是这样,因为裸钻生产商和贸易商都已经“积累了大量的抛光钻石和毛坯钻石库存”,而他们的资金都积压在上面。

 另外,根据俄罗斯Rough&Polished新闻社7月中旬的报道,AGD Diamonds钻石矿业公司设在安特卫普的钻石贸易公司格里布钻石公司(Grib Diamonds)已出售毛坯钻石350000克拉,总价值超过2000万美元。与此同时,格里布钻石公司已经出售了90%的待拍卖品。Rough&Polished新闻社提到,“格里布钻石公司通过在线会议系统和其他创新措施来保证所有参与者及员工的安全,最终确保超过150家公司能够在安特卫普观看产品。”

 还有一点需要注意:“格里布钻石公司的一些客户出于对公司提供精选宝石的信任,尽管由于旅行限制无法参加拍卖会,仍提出准备进行盲拍。”

 这种情况是如何发生的?为什么格里布钻石公司能取得其他“大人物”没取得的成就?是的,答案就在系统中!
当格里布钻石公司在安特卫普成立时,它采用了必和必拓钻石公司以前开发和实施的钻石销售系统。 该系统是“价格上涨的多轮竞价拍卖。 清算(中标)价格由最高落槌价决定。 这意味着中标者最终付款的价格不是自己的报价,而是报价第二高的价格。”

 “格里布钻石公司的拍卖系统是根据最新的拍卖和博彩理论开发的。 该方法基于诺贝尔奖获得者威廉·维格瑞(William Vickery)提出的第二最高出价拍卖理论。 这使投标人有动机提出物品的真实价格,而不必担心“赢家的诅咒。”“赢家的诅咒”指的是招标的中标者如果没有完整的信息,就试图不付出比其他参与者更多的钱。结果,投标者由于担心给出的价格过高而“降低”自己的投标价格,从而不能准确反映商品的市场价值。”

 格里布钻石公司使用的拍卖模式可以保护钻石制造商和贸易商免受自身的伤害,这是其最大的特征。 因此,它可以垂直保护市场。 钻石生产商获得的价格反映了真实的市场价值。对他们而言,格里布钻石公司向他们提供了先前的销售数据和信息,他们在出价时会充满信心,知道如果出价太高,他们将不会获得该产品。格里布钻石公司在网站上提供了其拍卖和分级系统的详细说明。

 大型毛坯钻石生产商也许应该重新考虑其战略、方法和销售结构,并采用具有竞争力、透明和负责任的制度。这个系统最好能更好地服务于裸钻制造商,因为裸钻制造商始终处在众所周知的“刀俎之间”,借助于这个系统,这些商品才最有可能落入最擅长处理钻石的人手中。

 阿莫尔·雅科夫——国际钻石、宝石业和贸易领域内的战略顾问和媒体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