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钻石理事会将积极致力于支持私人矿工和小型钻石矿业公司的发展

爱德华·阿舍(Edward Asher)是阿姆斯特丹钻石业内最重要家族之一的成员,于2020年6月当选为世界钻石理事会主席,任期两年。 阿舍是第二次担任世界钻石理事会的主席,曾于2014年到2016年在该组织担任负责人。阿舍目前还是欧洲钻石制造商理事会(European...

2020年9月28日

钻石是一直吸引世界各地人们关注的少数事物之一

来自孟买的乌沙·巴拉克里希南(Usha R. Balakrishnan)博士是印度杰出的珠宝历史专家,是世界钻石博物馆的首席策划人。她与人合著了《穿越时空的钻石》(World Diamond Museum)一书,这本新书是世界钻石博物馆的重要项目。另外,巴拉克里希南还策划了很多展览,其中包括:“孔雀舞:印度珠宝传统”(1999)、“尼扎姆珠宝”(2001)、“黄金中的偶像:来自巴尔比耶-穆埃勒博物馆的收藏”(2005)、“印度:令世界着迷的珠宝”(2014)、“阿拉姆卡拉:装饰品之美”(2017)、“德干的宝藏:尼扎姆珠宝”(2018)。接受业内新闻机构Rough&Polished通讯社采访时,巴拉克里希南分享了自己对珠宝的看法,以及多年沉浸在珠宝行业的工作经验。

2020年9月28日

3号玩家

当前的人为全球危机有极大的可能会改变全球钻石行业的格局。现在,我不是说最富有的人在奢侈品消费中的习惯会发生很大变化(会有变化,但只是阶段性的,而不是根本性的,这个阶层永远不会拒绝购买钻石、LVMH产品、飞机和游艇),我想谈谈毛坯钻石开采企业。当前疫情导致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处于隔离状态,全球钻石管道的商品流通因此停滞不前。只要钻石管道的主要参与者——印度不撤销检疫措施,我们就无法预测钻石产品流通何时会恢复,而谈论钻石行业的复苏时机更是为时过早。另外,安特卫普的钻石交易平台三个月来几乎完全停止运行,现在才刚刚开始恢复交易活动。

2020年9月7日

2021-2030年钻石采矿业活动的主要趋势是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

俄罗斯著名地质学家、地质学和矿物学副博士谢尔盖·米究辛对Rough&Polished通讯社谈了后危机时期钻石行业如何发展的前景问题。

2020年8月17日

全球毛坯钻石销售额第二季度下跌80-90%

最先从中国武汉暴发的新冠病毒疫情让毛坯钻石经销商和买家陷入完全混乱的状态。政府为限制新冠病毒的传播采取了旅行限制措施,传统的钻石招标在三月份左右被取消。据钻石行业独立分析师兼顾问保罗·基尼斯基(Paul...

2020年8月13日

印度三月份的裸钻出口额下跌49%

2020年6月9日
根据印度宝石和珠宝出口促进委员会(Gem & Jewellery Export Promotion Council, GJEPC)发布的初步数据显示,2020年3月,印度的裸钻出口额为9.6049亿美元,下降了49%。而2020年3月的毛坯钻石进口额为2.9271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8.3169亿美元下跌64.81%。

2020年3月,印度裸钻进口额达到2.391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1.0894亿美元。
2020年3月,印度的毛坯钻石出口额达到7274万美元,而去年同期为1.9661亿美元。
2020年3月,印度的实验室培育裸钻的出口额达到2018万美元,去年同期为2483万美元。

三月份实验室培育毛坯钻石的进口额为543万美元,去年为1211万美元。实验室培育裸钻的进口额从去年同期的719万美元降至555万美元。

印度的裸钻出口额大幅低于去年水平,在2019-2020财年达到186.6亿美元,比该国在2018-2019财年从出口中获得的238.1亿美元降低21.64%。
2020财年,裸钻进口额从上一财年的13.3亿美元增长29.02%,至17.1亿美元。

今年的毛坯钻石进口额下降了16.25%,从上年的151.4亿美元下降至126.8亿美元。
2020财年毛坯钻石出口额为11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13.5亿美元。
在2019-2020年间,实验室培育毛坯钻石出口额为735万美元,而在2018-2019年间为1652万美元。

2020财年,实验室培育裸钻的出口总额为4.1339亿美元,而2019年为2.2027亿美元。
2020财年,实验室培育毛坯钻石的进口额为3.24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377亿美元。 2019-2020年,实验室培育裸钻的进口额也增至9807万美元,而2018-2019年为9307万美元。

阿鲁娜·盖同德,Rough & Polished通讯社驻亚洲分社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