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龙轩珠宝将更注重发展彩色宝石设计产品,同时也将持续推进钻石首饰”:东龙轩珠宝总经理陈嘉杰

2015年,陈嘉杰从澳大利亚TOP EDUCATION INSTITUTE的国际商务专业毕业后,回到中国开始经营家族珠宝业务。在澳大利亚留学期间,他拿到了澳大利亚宝石学院的钻石实用课程证书。2016年,陈嘉杰在亚洲宝石学院完成了宝石鉴赏和市场营销证书课程,2018年还在HRD安特卫普完成了毛坯钻石分选与设计导论的课程。在悉尼留学期间,陈嘉杰在当地的一家连锁零售店做了3年的客服经理,获得更丰富的销售、客户服务和商店管理的经验。现在,作为东龙轩珠宝的总经理,陈嘉杰全心投入扩展和多样化家族企业的业务。在ROUGH...

2019年1月28日

金伯利进程正在考虑扩大“冲突钻石”的定义

2018年11月16日,由欧盟组织的金伯利进程全体会议在布鲁塞尔落幕。不过,会后仍留下很多任务必须在印度担任主席国期间完成。世界钻石理事会(WDC)作为金伯利进程三方联盟中钻石业的代言人,曾跟自己的同事组织公民社会联盟(Civil Society Coalition, CSC)一起提出扩大“冲突钻石”的定义,但是令前者担忧的是,这一个改革提议并没有在金伯利进程的业务范围内取得很大的进展。在接受行业新闻机构Rough&Polished通讯社采访时,世界钻石理事会主席斯特凡·费什勒(Stephane...

2019年1月21日

格里布钻石矿:地质、生态和工业安全

AGD Diamonds股份公司第一副总裁根纳季·毕文介绍了本公司在雅库特和阿尔汉格尔斯克州开发钻石矿的工作状况。

2019年1月15日

金尼斯基论粉色钻石和戴比尔斯公司的Lightbox产品系列

钻石行业的一位独立分析师和顾问表示,尽管很难给独特和“独一无二”的钻石估价,但“粉红遗产”(Pink Legacy)这颗钻石在下个月的日内瓦拍卖会上很可能会以264万美元/克拉的价格落锤。金融分析师保罗·金尼斯基(Paul Zimnisky)对Rough&Polished通讯社记者马修·尼亚温古阿(Mathew Nyaungwa)表示,这颗重18.96克拉的钻石会因为色彩特性令自己变成一颗最非凡的钻石之一。他的评论完全符合佳士得(Christie’s)的预期,后者预计这颗鲜彩粉钻能带拍出3000-5000万美元的价格。此外,金尼斯基表示,戴比尔斯公司的Lightbox系列产品的销售业绩显示出市场对更大粒钻石的需求高于预期。目前,公司正在补充1克拉及以上的钻石吊坠的库存,以及镶嵌总重达1克拉的钻石耳钉的库存。类似的耳钉在推向市场几天后即被抢购一空。

2018年11月12日

我国毛坯钻石生产商和裸钻生产商之间的联盟是必然且是必要的

切割业通过什么盈利?钻石加工工程师是个什么职业?要想成为钻石切割工需要多长时间?切割厂是怎样开展工作的?“俄罗斯切割”是否还存在?戴比尔斯公司推出的Lightbox品牌是什么?为什么要推出这个品牌系列?俄罗斯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裸钻生产公司——克里斯塔尔公司首席执行官马克西姆·什卡多夫接受Rough&Polished通讯社采访时回答了上述问题,并就其他很多问题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2018年11月6日

博茨瓦纳和戴比尔斯将讨论新的贸易协议

2019年1月17日
博茨瓦纳政府和戴比尔斯公司准备讨论新的贸易合同以取代现有的合同。 目前的贸易协议将于2020年到期。

IdexOnline引用一位匿名消息人士称,哈博罗内希望将自由处理和销售钻石的份额增加到30%,而不是目前的15%。
该国还打算积极参与确定钻石价格——现在这个问题几乎是由戴比尔斯独自解决。

博茨瓦纳总统莫克维奇·马西西本月早些时候在哈博罗内举行的一次钻石会议上说:“在与戴比尔斯合作多年的过程中,我们积极参与了从勘探开始到切割结束的钻石供应链。我们于2011年签订的贸易协议已经让我们在这些问题上取得了一些进展。然而,有必要进一步提升我们在珠宝制造和零售销售供应链上的地位。”

博茨瓦纳大部分钻石都由博茨瓦纳政府和戴比尔斯的合资企业——戴比斯瓦纳开采。

2018年第三季度,戴比斯瓦纳的产量下跌6%,至570万克拉。因为按照计划,目前加工的矿石主要来自朱瓦能矿,钻石含量较低。不过,奥拉帕矿(Orapa)的产量已经达到260万克拉。

马修·尼亚温古阿,Rough&Polished通讯社驻非洲分社主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