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钻石需求逐渐恢复,苏拉特工人放弃排灯节休假

由于市场已经恢复了对钻石的需求,苏拉特的钻石切割工人决定放弃排灯节期间的休假。据《经济时报》(Economic Times)报道,按照传统,苏拉特的工人在排灯节期间一般休假两周到一个月。

2020年10月15日

戴比尔斯公司从最近两次举办的毛坯钻石销售中获得收入4.36亿美元

根据控制戴比尔斯公司85%股份的英美资源公司(Anglo American)的数据显示,戴比尔斯公司在2020年的第六个和第七个销售周期中分别获得收入1.16亿美元和3.2亿美元。因此,两次交易出售的总收入达到了4.3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87亿美元收入相比,今年的第七个销售周期显示出更强的稳固性。

2020年10月5日

埃罗莎在比利时和以色列的拍卖共获得收入2070万美元

9月,埃罗莎在比利时和以色列举办了特殊尺寸钻石(10.8+克拉)拍卖会,共获得收入2070万美元。根据埃罗莎发布的新闻稿显示,埃罗莎公司共出售毛坯钻石133颗,总重2173克拉,总售价达7400万美元。共有20家公司(来自比利时、印度、以色列和阿联酋的客户)在不同批次的产品中赢得了竞拍。

2020年10月1日

力拓公司 (Rio Tinto):尽管面临新冠病毒疫情,我们的全球业务仍顺利进行

力拓公司(Rio Tinto)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它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继续生产和销售钻石。力拓公司已经实施了全面的控制措施,包括测试、筛查、消毒和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以继续在病毒流行期间进行安全生产。另外,力拓公司的两座矿山还帮助附近社区实施了粮食安全计划。

2020年8月19日

埃罗莎正在推广基于Sarine技术的毛坯钻石销售数字招标系统

尚灵钻石科技集团(Sarine Technologies Ltd)很高兴地宣布,继去年10月份开始试点数字招标计划之后,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旅行限制,该计划在5月份得到了扩展。

2020年8月17日

配货时代是否已经走到尽头?

考虑到钻石供应管道里已经发生的所有变化,大型钻石开采商应该考虑如何从管道底部将毛坯钻石推向市场。
在过去的几周和几个月内,钻石行业和贸易相比过去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旧的商业思维、方法和结构将被重新定义。在不久前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我将新冠疫情之前的时期成为前疫情时代(Before Corona),而将来的时期称为后疫情时代(After Corona)。

2020年8月14日

世界钻石理事会将积极致力于支持私人矿工和小型钻石矿业公司的发展

2020年9月28日
edward_asscher_xx.png爱德华·阿舍(Edward Asher)是阿姆斯特丹钻石业内最重要家族之一的成员,于2020年6月当选为世界钻石理事会主席,任期两年。 阿舍是第二次担任世界钻石理事会的主席,曾于2014年到2016年在该组织担任负责人。

阿舍目前还是欧洲钻石制造商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 of Diamond Manufacturers)副主席。 他曾担任过国际钻石制造商协会(International Diamond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IDMA)和国际钻石理事会(International Diamond Council, IDC)主席,后者负责为钻石业制定标准,隶属于国际钻石制造商协会和世界钻石交易所联合会 (World Federation of Diamond Bourses, WFDB)。

阿舍除了在钻石业内担任职务外,还在其他行业任职。作为阿姆斯特丹自由党的前任主席,他曾当选该党在荷兰议会的参议院议员,并于2007-2011年在上议院任职。

接受Rough&Polished通讯社采访时,爱德华·阿舍(Edward Asher)详细介绍了世界钻石理事会正为全球钻石行业面临的许多问题寻找解决方案。

到今天为止,世界钻石理事会还没有和民间社会联盟(Civil Society Coalition, CSC)就扩大“冲突钻石”定义的问题达成共识。这将如何影响世界钻石理事会的战略?

毫无疑问,对于金伯利进程在审查的最后阶段没有扩大冲突钻石的定义这个结果,我们深感失望。但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成就仅仅局限在扩大这个定义上,这样会忽视我们已经做出的其他工作。

金伯利进程(Kimberley Process, KP)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组织,月复一月的完成工作,对整个行业和所涉及的国家来说都具有巨大的价值。因此,只要重新定义冲突钻石的问题仍在金伯利进程的议程上,我们将继续努力将普遍人权原则纳入其中,但与此同时,我们需要在其他问题上开展工作,包括将联合国制定的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引入金伯利进程。

简而言之,我们并不是在等待金伯利进程再次提出界定冲突钻石的问题。 我们将积极采取支持措施,希望在从矿山到零售的各个阶段避免定义的不统一问题。我们不断努力争取更大的透明度,为私人矿工和小型钻石矿业公司提供更多的支持。

在俄罗斯担任主席国期间,世界钻石理事会打算如何在金伯利进程框架内提出这一主题?

目前的情况是,新冠病毒大流行,金伯利进程的政治议程被放置到第二位。现在已经确定的事实是,俄罗斯联邦到2020年底将担任金伯利进程的副主席国,而明年将担任主席国。这让我们有时间研究所有的定义问题。目前我们正积极参与一些新的独立项目。

最近一段时间,金伯利进程保护私人矿工和小型钻石矿业公司的力度越来越大,试图让他们进入合法的钻石市场。您认为如何才能实现这个目标?

我们在这方面仍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们和我们的成员已经在积极参与这项工作。 我们通过进行毛坯钻石评估、钻石质量评估和钻石定价方面的培训来提高冲积钻石矿工的潜力。

世界钻石理事会的各个成员已经制定了自己的能力建设计划,以支持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包括安特卫普世界钻石中心(Antwerp World Diamond Center, AWDC)和几内亚的Origuinée合作伙伴关系;戴比尔斯与塞拉利昂的Gemfair项目;埃罗莎的社会责任倡议“钻石关怀”(Diamonds that Care); 西格内特(Signet)作为全球最大的钻石珠宝零售商,也制定了“负责任采购协议”(Responsible Sourcing Protocol),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私人倡议。

需要采取什么步骤才能让金伯利进程的发展计划更加有效,能带来更好的成果?世界钻石理事会将如何支持这些计划?

我们需要把注意力更少地放在金伯利进程的政治问题上,更多的关注金伯利证书制度(KP Certification Scheme, KPCS)的积极方面。举个例子,我们需要让各国之间展开合作,让一些区域可以满足金伯利进程的最低要求(Minimum KP Requirements),并提高人们对经合组织的尽职调查指南(OECD Due Diligence Guidelines)的了解。

这些流程得到了塞拉利昂国际珠宝展(GemFair)的补充。在这个项目框架内,大型钻石矿业公司通过开发和提供一些尖端技术,提高当地矿工的生产潜力,保证他们遵守金伯利进程的最低要求,同时让他们以公平的市场价格进入分销链。

世界钻石理事会制定的保证书机制(System of Warranties, SoW)在行业内得到了广泛应用,提高了金伯利进程在各个流程(从毛坯钻石到整个分销链,以及钻石管道中部的裸钻和销售过程的成品珠宝)中的效率。你们正在更新这个系统,到目前为止已经取得了哪些成就?

新的保证书机制是18年推出的保证书机制的修订版,旨在让私营公司有机会遵守企业的社会责任,遵守金伯利进程的标准,加强与工人相关的人权和劳动权利保障,打击洗钱行为、恐怖主义和腐败行为。

这个版本正式发布之后,所有的钻石公司都能够获得这个版本,以帮助他们评估和报告其业务活动,研究与之开展业务合作的公司的标准。

您提议把注意力少放在政治问题上,多放在成果获得上。世界钻石理事会如何在实践中与国家及民间社区合作,以防止冲突钻石进入交易,并改善受灾地区的民生状况?

众所周知,金伯利进程认证系统非常成功。 这是因为金伯利进程的观察员和政府一直密切开展合作。观察员包括钻石业本身和发挥重要作用的民间社会非政府组织。 我们打算与民间社区进一步发展紧密的关系,因为我们在手工采矿和负责任的商业惯例方面有着许多共同的目标。

世界钻石理事会积极参与金伯利进程的监督小组(Kimberley Process Monitoring Team)。该小组负责监督经金伯利进程认证的中非共和国的钻石出口,允许该国从政府控制的几个获批绿区出口钻石。在该国的其他地区,几个武装团体挑起了内乱。我们正在密切监督局势,研究其对出口的影响。事实证明,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班吉的机场已经关闭很长一段时间了,到目前为止,今年的出口量很少。

我们做出了巨大努力来支持中非共和国的发展,但美国、加拿大和欧盟成员国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自非洲的国家,包括南非及其邻国在内,也需要多做一些工作。解决中非共和国的冲突并减轻其对中非钻石贸易的影响是金伯利进程未来几年将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

阿鲁娜·盖同德,Rough&Polished通讯社驻亚洲分社主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