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钻石需求逐渐恢复,苏拉特工人放弃排灯节休假

由于市场已经恢复了对钻石的需求,苏拉特的钻石切割工人决定放弃排灯节期间的休假。据《经济时报》(Economic Times)报道,按照传统,苏拉特的工人在排灯节期间一般休假两周到一个月。

2020年10月15日

戴比尔斯公司从最近两次举办的毛坯钻石销售中获得收入4.36亿美元

根据控制戴比尔斯公司85%股份的英美资源公司(Anglo American)的数据显示,戴比尔斯公司在2020年的第六个和第七个销售周期中分别获得收入1.16亿美元和3.2亿美元。因此,两次交易出售的总收入达到了4.3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87亿美元收入相比,今年的第七个销售周期显示出更强的稳固性。

2020年10月5日

埃罗莎在比利时和以色列的拍卖共获得收入2070万美元

9月,埃罗莎在比利时和以色列举办了特殊尺寸钻石(10.8+克拉)拍卖会,共获得收入2070万美元。根据埃罗莎发布的新闻稿显示,埃罗莎公司共出售毛坯钻石133颗,总重2173克拉,总售价达7400万美元。共有20家公司(来自比利时、印度、以色列和阿联酋的客户)在不同批次的产品中赢得了竞拍。
...

2020年10月1日

力拓公司 (Rio Tinto):尽管面临新冠病毒疫情,我们的全球业务仍顺利进行

力拓公司(Rio Tinto)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它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继续生产和销售钻石。力拓公司已经实施了全面的控制措施,包括测试、筛查、消毒和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以继续在病毒流行期间进行安全生产。另外,力拓公司的两座矿山还帮助附近社区实施了粮食安全计划。

2020年8月19日

埃罗莎正在推广基于Sarine技术的毛坯钻石销售数字招标系统

尚灵钻石科技集团(Sarine Technologies Ltd)很高兴地宣布,继去年10月份开始试点数字招标计划之后,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旅行限制,该计划在5月份得到了扩展。

2020年8月17日

配货时代是否已经走到尽头?

考虑到钻石供应管道里已经发生的所有变化,大型钻石开采商应该考虑如何从管道底部将毛坯钻石推向市场。
在过去的几周和几个月内,钻石行业和贸易相比过去发生了巨大变化。我们都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旧的商业思维、方法和结构将被重新定义。在不久前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我将新冠疫情之前的时期成为前疫情时代(Before...

2020年8月14日

3号玩家

2020年9月7日
igor_kulichik.png当前的人为全球危机有极大的可能会改变全球钻石行业的格局。现在,我不是说最富有的人在奢侈品消费中的习惯会发生很大变化(会有变化,但只是阶段性的,而不是根本性的,这个阶层永远不会拒绝购买钻石、LVMH产品、飞机和游艇),我想谈谈毛坯钻石开采企业。

当前疫情导致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处于隔离状态,全球钻石管道的商品流通因此停滞不前。只要钻石管道的主要参与者——印度不撤销检疫措施,我们就无法预测钻石产品流通何时会恢复,而谈论钻石行业的复苏时机更是为时过早。另外,安特卫普的钻石交易平台三个月来几乎完全停止运行,现在才刚刚开始恢复交易活动。

所有这些都导致钻石管道失去了广泛的流动性,而某些企业更是处在生存的边缘。如果戴比尔斯和埃罗莎旗舰公司有能力让自己暂停交易,把空出来的时间花在优化生产流程和提高工作效率上(两家公司都在新闻稿中表示确实这样做了),那么第一同盟(而非最高同盟)的企业遇到的问题则需要他们做出重大改变才能生存下来。

 有三家公司的命运非常有趣。它们的历史和地理位置都有很大的差异,但在钻石开采和销售方面的数据十分相似。这三家公司分别是佩特拉钻石公司(Petra Diamonds)、多米宁钻石矿业公司(Dominion Diamond Mines)、AGD Diamonds公司,它们都是第一同盟里的领导者。这三家公司在从危机中复苏期间可能会发生明显变化。我现在不去描述他们的业务状况,你可以从一些开放资源中找到相关信息。我想让你注意:佩特拉钻石公司和多米宁钻石矿业公司实际上已经因为现金流问题准备出售自己的业务了,至于AGD Diamonds公司,(尽管从财务和生产角度给人感觉不错),但俄联邦反垄断局对其三年前的一项交易发布了不合格通知书,导致该公司仍在Otkrytie控股公司、俄对外贸易银行、卢克集团这三个潜在股东之间悬着。对这三家机构中的任何一家来说,AGD Diamonds公司都是非核心资产。
因此,到2020年底,市场上可能会出现待售的钻石矿业资产,其产能约为1500万克拉/年,潜在销售额约为13亿美元,地理位置也呈现多样性(非洲、加拿大、俄罗斯阿尔汉格尔斯克州)。此外,考虑到世界钻石市场目前的整体状况,报价可能会处于历史低位。

上述三家公司都有自己的销售系统,这些销售系统不是基于看货商机制,而是基于具有简单和透明法规的定期市场拍卖,从而确保了在当今复杂市场中的高机动性和销售效率。 这三家公司均使用最先进的保护性采矿技术,以确保减小对大型、高价值原材料的损害,大幅提高利润率。最后,这三家公司实际上都没有历史义务——或者有条件地将其标记为“社会负担”。要知道,这一负担严重影响了戴比尔斯,尤其是埃罗莎的资产负债表。 上述情况可能有利于吸引勇敢的投资者出现,使其花费相当大的资金来整合这些资产,以期2021年在钻石市场上成为第三大参与者。

这样一位有进取心和勇气的投资者从哪里来? 如果这样的投资者真会出现的话,他很可能来自迪拜——当地的钻石商蓄势待发,正在研究如何从印度手中夺取世界钻石管道的一部分。而为了这些利益,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来成为钻石领域的3号玩家了。 在石油价格急剧下跌之后,让经济多样化发展的想法在中东非常流行,因此,不论是企业还是国家基金,都想成为此类交易的债权候选人。

如果要建立一家新的钻石开采公司,主要障碍可能是加拿大、非洲和俄罗斯的商业环境之间存在巨大的差异。然而,这一障碍并不是根本无法克服的。如果出现一个新的足够强大和有竞争力的参与者,将会给市场带来巨大的积极影响。首先,这将平衡印度的地位,因为印度对市场的影响可能是负面的,尤其是在实行暂停向该国进口毛坯钻石之后,这一趋势更加明显;其次,这将使钻石定价具有当今急需的灵活性。

伊戈尔·库里齐克,2002-2017年担任埃罗莎首席财务官,2018年至今——AGD Diamonds公司董事会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