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pert RA评级机构认定AGD DIAMONDS公司的评级为ruBB+

评级机构Expert RA(以下简称“机构”)认定AGD DIAMONDS的信用等级为ruBB +。 前景评级为稳定。

2020年6月16日

印度三月份的裸钻出口额下跌49%

根据印度宝石和珠宝出口促进委员会(Gem & Jewellery Export Promotion Council, GJEPC)发布的初步数据显示,2020年3月,印度的裸钻出口额为9.6049亿美元,下降了49%。而2020年3月的毛坯钻石进口额为2.9271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8.3169亿美元下跌64.81%。

2020年6月9日

阿尔汉格尔斯克州的钻石探寻工作宣布招标

RosTender.info在周四发布的新闻稿中称,阿尔汉格尔斯克州梅岑地区将进行两年的地质勘探,以寻找钻矿。西北联邦区地下资源使用部宣布招标,以选择承包商进行地下的地质勘探。他们已经准备好与中标者签订一份2.318亿卢布的合同,资金将来自联邦预算。接受投标的申请一直持续到6月4日,6月15日将对其结果进行汇总。如招标材料所示,地质学家将在面积为1645平方公里的地段上开展工作。他们将在这里寻找金伯利岩体、独立的金伯利岩矿体和有希望的管型磁异常。

2020年6月2日

新冠疫情致钻石需求下降,卡托卡矿削减生产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致使对钻石的需求下降,安哥拉最大的钻石矿业公司——安哥拉采矿公司(Sociedade Mineira de Catoca)部分暂停了其勘探活动并削减了生产。在线出版物Novo Jornal引用了该公司的话说,该公司还推迟了一些投资,并决定调整其运营费用。

2020年5月29日

英美资源集团计划“重新考虑和修订”戴比尔斯公司的看货商钻石销售系统

由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控股85%的戴比尔斯公司(De Beers)正在研究如何改善向看货商销售毛坯钻石的系统。

2020年4月7日

安哥拉2022年将把毛坯钻石开采量提高至1400万克拉

安哥拉当局表示,将有12家钻石开采公司负责增加该国的钻石产量。

2020年3月26日

塞拉利昂正在考虑创建一家向矿工购买钻石的公司

2020年4月1日
julius_mattai_xx.png塞拉利昂一位官员透露,该国将审查关于矿产和矿物的法律以及一系列其他问题,为创建可以从矿工那里购买钻石的国有公司铺平道路。

塞拉利昂国家矿产总局局长朱利斯·马泰(Julius Mattai)接受Rough&Polished通讯社记者马修·尼亚温古阿(Mathew Nyaungwa)独家专访时表示,该国目前只是对钻石进行评估,但相信不久的将来会做出改变。

目前的状况是,矿工把毛坯钻石出售给代理商,而代理商又将其出售给经销商。经销商再把毛坯钻石卖给出口商,最终将其运到安特卫普和中东。

马泰还对戴比尔斯公司的宝石博览会试点项目(GemFair)表示了欢迎,该项目旨在通过提高标准和利用该行业领先的分销渠道开放符合道德标准的钻石供应新渠道,使塞拉利昂的勘探和小型采矿业正式化。

该项目开始时只有16位参与者,而现在数量增加到94个。值得一提的是,每个参与者都符合戴比尔斯集团设定的最低道德和运营要求。

以下是采访摘录:

在大多数情况下,当人们谈论塞拉利昂的钻石开采时总会提到所谓的“血腥钻石”的年代。 你们的政府都采取了哪些措施来改善当地钻石开采业的形象?

您说的对,塞拉利昂过去确实充斥着“血腥钻石”。因为众所周知,从1999年到2001年,我们塞拉利昂发生了内战。在那些日子里,到处都是非法开采钻石行为,所得的资金被用来购买武器和支持战争。但是,世界对这些年来发生的事情做出了反应。2003年,金伯利进程认证机构((Kimberlite Process Certification Scheme))开始与我们合作,在产销监管链、保障措施以及钻石出口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2003年之前,我们每年只能从钻石探矿和工业开采中获得约4000万美元的收入,而到了2009年,仅通过矿工开采就能获得约6900万美元的收入。政府做出的贡献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以严肃的态度对待金伯利进程,二是为矿工提供培训。我们还尝试通过对探矿者进行培训来使探矿者的某些元素正式化。但是,最大的问题是界定本身,这是非常严格的。人们只能在半公顷的场地上进行开采,并且深度不得超过10米,他们可以使用简单的工具。资源枯竭是事实,因此现在越来越难以找到由非法矿工大量开采的钻石。他们中有些人非法使用拖拉机,有些人行为不负责任。这导致严重的环境退化。因此,我们为确保提高生产效率、改善生态环境、提高安全生产对行业进行了正规化培训。此外,我们与利比里亚和几内亚的邻国合作,尽量减少跨境走私钻石。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nomic Community of West African States,ECOWAS)也在研究这一问题。 我们还使用监视器来跟踪本国的采矿情况。 我们已经开发了可以在地图上清楚显示生产的系统;我们正在开发信息系统来跟踪矿工的工作...

你们在国内为多少个矿工颁发了许可证?

2019年,我们为1500名矿工颁发了许可证,不过有很多人直接或间接参与了这个领域。我们很难提供准确的数据,不过应该在30万到50万之间。范围如此之大是因为采矿非常不稳定,人们依赖于未经确认的数据,有时还取决于个人情感。因此,他们的人数会不断变化。每到雨季这个数字会变小,而当旱季到来,人数又会有所增加。所以说,我们有直接或间接参与该行业的人。

采矿许可证的有效期多长?

许可证的有效期通常为一年,可以连续三年续期。

你们在国内是否有非法采矿的问题?如果是这样,你们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尽管人们对非法采矿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但我们有更多的问题不在于非法采矿,而在于不负责任的采矿。

您所说的不负责任的采矿是什么意思?

如果一个人获得了开采许可证,那么其工作范围获不得超过提供给他们的半公顷土地。不过有些人超过了范围,但他们至少应该负责地段的恢复工作。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们进行的是一次性的工作,做完工作后继续前进。现在,由于我们已采取了一些严格措施来追踪那些进行非法采矿的人,我们的监管和许可流程正在不断改善当中。从这个层面上说,非法钻石开采者的数量实际上有所减少,但不负责任的钻石开采者的数量却有所增加。 这就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实际上,一些拥有真实许可证的矿工在一个地段完成工作后如果再也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们便会离开这个地方继续前进,而这只会造成环境恶化。

那么你们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制止这种不负责任的开采?

首先,我们试图让钻石矿工意识到,他们在拥有采矿权的同时也承担着责任。如果他打算在一个区域进行矿业开采,那么他就要遵守这个地区的法律,并且必须在这里进行负责任的开采,这是他们的义务。他们不应使用童工或使用未经许可的化学药品。因此,对我们来说,指导和启发他们很重要,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使用“胡萝卜加大棒”的方法。我们给您“胡萝卜”,如果您经常违反法规,我们将吊销您的许可。

采矿者如何处理他们的钻石?

大部分钻石通过合法方式被出口到国外,会被运到比利时、安特卫普和中东。

 在钻石被运到安特卫普之前,是否有中介机构从他们那里购买钻石,或者说这些采矿工只是独立处理出口业务?

我刚要提到这个问题,在勘探领域我们只提供给他们许可证,但在其他领域我们会提供完整的责任和安全保障。因此,采矿工实际上有一个支持系统,有人为他们提供财务支持,有些人将他们的产品卖给代理商,代理商再把产品卖给经销商,经销商再卖给出口商。

也就是说,国家不以任何方式参与这个行业?

国家目前不采购私人矿工开采的钻石,我们只是进行评估。这正是我们在审查《矿物和矿产法》时需要注意的。我们现在正考虑有必要建立一家国有公司,以便从私人矿工那里采购钻石。现在有些矿工甚至通过跨境走私方式把钻石卖到几内亚和利比里亚。因此,我们正在审查法律,以使其趋于一致并带来一定的透明度。 有些交易有很多违法行为,我们在2019年宣布塞拉利昂的采矿政策时就对此采取了政治行动,并将其转变为法律和法规以改善该行业的状况。

在2018年,我们看到戴比尔斯提出了一个试点项目,她称之为GemFair,到目前为止,它已经与您所在国家的许多矿工合作。 您对此有何评论?

戴比尔斯的代表去年邀请我做了一个有趣的演讲。我对技术本身,尤其是区块链技术非常感兴趣。我介绍了如何将其应用在责任链和保险链以及供应链领域。我还研究了金伯利进程,它在出口方面做得非常好,但我也研究了我们需要采取的措施,因为这是出口矿山。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因此戴比尔斯(De Beers)提出的GemFair试点很有意义并且很有用。 我目睹了一个试点项目,并看到了他在塞拉利昂取得的成果。但同样,这是一个试点项目,有其优点和缺点。 我们需要仔细研究这一问题,如果有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可以利用一切有价值的东西,看看如何将其传播到全国甚至整个次区域或非洲。因此,我认为要与戴比尔斯开展合作的不仅是我们,还有金伯利进程和所有对通过创新改善行业状况感兴趣的人,我们应该使用最新的技术。如果我们需要使用无人机进行监视,利用大数据分析或人工智能,则必须使用。因此,我对戴比尔斯所采取的措施感到满意,但同样,他们不能孤立地做到这一点,他们还必须与东道国和人民合作。如果一个领域里的人本身不识字或者无法理解和重视技术,那么引入先进技术会造成瓶颈。因此,我认为这应该从实现双赢的角度考虑。

您似乎谈了很多私人矿工的问题。你们是否有一些具有工业规模的业务?

我们只有一家大型工业钻石开采公司——考度钻石开采工厂(Koidu Holdings),是贝尼·斯坦梅茨集团(Beny Steinmetz Group)的子公司。2012年,这家开采工厂签订了一份矿产开发租约,起初进行露天开采,后来转到地下,现在业务进行得很好。正如我所说,这是本国当今钻石开采领域内唯一具有大规模采矿许可证的工厂。 他们在2019年出口了价值1.05亿美元的钻石,我无法告诉您总克拉重量,但我认为超过了60万克拉。 前一年,他们赚了大约9300-9400万美元。因此,他们的一切都很好。他们为人们提供了很多工作,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也简化了该行业的状况,因此我认为我们也需要与他们紧密合作。 我们想创造竞争,我们想吸引其他能与他们竞争的投资者。

实际上,我打算问是否还有其他大型钻石矿业公司对塞拉利昂感兴趣(被打断)…

人们对该领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目前,我们有塞拉利昂钻石公司(Sierra Diamonds),通古玛钻石项目(Tonguma),梅亚矿业(Meya Mining)——我认为它位于纳米比亚。 他们也表现出了兴趣。 有关发现新矿的问题,其中大多数目前正在准备启动生产,或者准备应对银行审查和可行性研究。 我们坚信,在未来几年中,我们很可能在钻石行业拥有两家或更多的大型采矿企业。

塞拉利昂的钻石开采业将面对怎样的未来?

钻石开采的未来似乎充满挑战,因为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威胁是技术。 我们了解人造钻石,我们也完全意识到人口数量也在发生变化,千禧一代对天然钻石的态度可能不如老一代(被打断)。

您是说婴儿潮世代的人吗?

是的,是婴儿潮世代的人,所以合成钻石的质量正在提高,而且实验室生产的钻石甚至很难与天然钻石区分开。很难预测市场,但是我只能说市场上有竞争。因此,合成钻石是我们应该仔细研究的问题,我们需要开始考虑这会对依赖毛坯钻石及裸钻生产的国家的广泛可持续发展产生何种影响。这可能是一个问题,但是我们现在必须尽力而为...

马修·尼亚温古阿,Rough&Polished通讯社驻非洲分社主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