钯金:一个比黄金昂贵的"泡沫"

2019年至2020年初钯金价格的快速上涨将其与贵金属家族的其他成员区分开来。主要用于汽车催化式排气过滤-中和器的钯金在2019年超过了最受欢迎的贵金属,价格上涨了700美元,至每盎司1920美元。 今年1月,受南非产量下降的消息和中美贸易协定第一部分签署的影响,钯金期货价格达到2500美元,在12个月内上涨了75%。原因是欧洲和中国的环境标准更加严格,而钯金供应有限,需求却不断增加。 尽管事实上钯金的上涨可以用基本面因素解释的,但这种贵金属价格的增长速度已经超出了所有预期,甚至令主要的钯金生产商和价格上涨的受益者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也感到担忧。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ondon ...

昨天

博茨瓦纳共有12000个金伯利矿体正在等待投资者

世界第二大钻石生产国博茨瓦纳有12000个金伯利岩矿体向潜在投资者开放。

2020年2月24日

俄罗斯世界自然基金会公布了2019年环境责任领域的最佳公司

俄罗斯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 WWF)发布了在俄罗斯运营的矿业和冶金公司2019年在环境责任领域的开放度评级。这次,前十名分别是极地黄金公司(1.9)、SDS-Ugol公司(1.81)、金罗斯黄金公司(1.7)、金属投资公司(1.68)、AGD DIAMONDS公司(1.6)、北方钢铁公司(1.56)、多种金属公司(1.55)、埃罗莎公司(1.46)、利佩茨克钢铁公司(1.45)和马格尼托哥尔斯克钢铁厂(1.38)。

2020年1月30日

埃罗莎公司的地质学家评估了小博托奥宾斯基钻石区的前景

埃罗莎公司表示,他们根据在小博托宾斯基许可证地区进行的钻石矿床勘探的结果,确定了三个有前景的地段,将继续进行探矿和评估工作。

2020年1月22日

普斯科夫州将开始培育钻石

俄罗斯公共电视台在门户网站上报道,普斯科夫州将建造一座可以培育人造钻石的工厂。报道称,工厂将从2020年开始生产。

2020年1月13日

AGD Diamonds公司例行的钻石技术更新

AGD Diamonds股份公司完成了选矿厂的技术改造工作,这将有助于公司在保持所有计划产量的同时提高开采钻石的质量。

2019年12月19日

如何正确制作广告是最大的挑战

2019年9月16日
andrey_yanchevsky_xx.png在不久前举办的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国际琥珀业经济论坛(Amberforum)上,LA VIVION珠宝公司代表处负责人安德烈·扬切夫斯基与Rough&Polished通讯社记者分享了他对珠宝和钻石市场的现状及前景的看法。安德烈·扬切夫斯基最初是一名程序员,后来进入钻石业,担任LA VIVION珠宝公司代表处负责人一职。

您在国际琥珀论坛上的发言令人印象深刻。您参加此次论坛的动机是什么?您从论坛上学到了什么新想法和有益的经验?

我是第一次参加国际琥珀业经济论坛,此次活动的高组织水平及组织者对细节的关注让我印象深刻。最有趣的是能结识那些提到与珠宝营销相关的问题的演讲者。他们的发言让底下的观众开始思考我们的业务需要做出哪些改变。就我个人而言,我对琥珀行业有了新的认识,并开始重新思考我自己的营销方法。

 琥珀市场和钻石市场有什么异同点?

在我看来,琥珀具有很高的潜力。当然,琥珀和钻石都是来自大自然,储量有限,这一点能把两个市场联系起来。如果能够创建一个消费者可以理解的质量标准和认证体系,再通过适当的营销,琥珀的价格可以实现大幅增长。合成宝石市场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到目前为止,钻石市场参与者在产品划分方面的行为似乎对我更有说服力。

琥珀和钻石的网络销售有什么特点?

如果钻石对于所有年龄段的消费者来说都是可以理解的产品,那么在我看来,要想赢得消费者的心,琥珀首饰确实需要一个有趣且现代的设计,需要投入相当多的营销成本。

钻石市场现在有什么新趋势?销售状况如何?哪类钻石的销量最好?

俄罗斯各地区对+0.70克拉钻石的消费模式发生了显著变化:如果说早些时候各地区对此类钻石的需求只是下跌的话,那么现在的多数情况是,只有在客户支付预付款的情况下,商店才会向生产商订购此类钻石。莫斯科和其他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对认证钻石珠宝的需求相对稳定。总的趋势是,买家在购买之前做了更多的准备,更加关注选择的主题。当然,他们在购买之前已经货比三家。与前几年相比,消费者现在做出购买决定所花费的时间更多。

钻石营销领域正在发生什么变化?在危机重重和需求下滑的背景下该如何制作广告?

我们处于一个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细分市场。因此,折扣和促销在这里不起作用。当下的营销工具让你将广告传达给相当有限的目标受众那里。如何制作广告是最大的挑战。

是什么阻碍了俄罗斯珠宝商协会让当局了解自己的问题,是什么让他们不能为珠宝生产和销售创造有利的条件?

我认为,国家和珠宝商界对市场的看法不同。虽然钻石业在不断发展,国家却未看到税收收入增加,反而看到了很多逃税行为、走私行为,以及各种试图绕开法律标准的尝试。因此,国家创建了应该能“洗白”市场的条件。珠宝商界试图捍卫的一部分市场权利和利益在国家那里是无可指摘的,但剩下的那一部分市场,珠宝商界也无能为力。就当下而言,灰色市场的份额不会减少,因此,我不认为双方能展开全面的对话,珠宝商的问题也无法得到切实解决。

加琳娜·谢苗诺娃,Rough&Polished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