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罗莎公布了被暂停开采的和平矿的现状

埃罗莎在周一发布的新闻稿中提到了被暂停开采的和平矿的现状。公司表示已根据对开放场地和深层打井的分析结果制定出一个方案,并根据这个方案决定是否恢复或者完全封闭和平矿。

2019年4月3日

AIGS和中国将在宝石学教育方面进行合作

据媒体报道,总部设在泰国的亚洲宝石学院(Asian Institute of Gemological Sciences, AIGS)和中国将扩大在宝石学教育和宝石测试方面的合作。

2019年3月29日

埃罗莎的2019年——机场和销售

去年年底,我曾对一项特别有趣的事情着迷不已——研究埃罗莎集团修改后的战略计划。
我想提醒我们的读者一句,我提出的关键问题是,他们没有制定出恢复和平矿的前景战略,却又非常奇怪地渴望完成难以实施的技术任务——在“纪念日”矿区修建一个新的地下矿井。

2019年3月18日

钻石生产商协会推出“我心仪,我掏钱”活动

钻石生产商协会(Diamond Producers Association, DPA)宣布开展“真情难寻,真钻罕有”(Real is rare. Real is a Diamond)钻石的第三波推广活动。

2019年3月14日

佩特拉钻石公司任命一位新总经理

佩特拉钻石公司(Petra Diamonds)任命理查德·达菲(Richard Duffy)为公司总经理,将于2019年4月1日上任。

2019年3月14日

AGD Diamonds公司批准2019年的采矿计划

AGD Diamonds公司总结了2018年的采矿结果,批准了2019年的采矿计划。AGD Diamonds公司在格里布矿场完成了各项采矿计划,共开采矿石343.5万吨,超额完成最初计划的268.6万吨。覆盖层工程也超过了计划,达到2060万立方米,最初计划为2041.2万立方米。 岩体开挖量为2217.6万立方米。

2019年3月11日

金尼斯基论粉色钻石和戴比尔斯公司的Lightbox产品系列

2018年11月12日
paul_zimnisky_xx_excl.jpg钻石行业的一位独立分析师和顾问表示,尽管很难给独特和“独一无二”的钻石估价,但“粉红遗产”(Pink Legacy)这颗钻石在下个月的日内瓦拍卖会上很可能会以264万美元/克拉的价格落锤。

金融分析师保罗·金尼斯基(Paul Zimnisky)对Rough&Polished通讯社记者马修·尼亚温古阿(Mathew Nyaungwa)表示,这颗重18.96克拉的钻石会因为色彩特性令自己变成一颗最非凡的钻石之一。

他的评论完全符合佳士得(Christie’s)的预期,后者预计这颗鲜彩粉钻能带拍出3000-5000万美元的价格。

此外,金尼斯基表示,戴比尔斯公司的Lightbox系列产品的销售业绩显示出市场对更大粒钻石的需求高于预期。

目前,公司正在补充1克拉及以上的钻石吊坠的库存,以及镶嵌总重达1克拉的钻石耳钉的库存。类似的耳钉在推向市场几天后即被抢购一空。

注:保罗·金尼斯基发布了一份名为《钻石市场状况》(State of the Diamond Market)的业内报告:http://www.paulzimnisky.com/products

以下是采访摘录:

佳士得拍卖行预测,粉红遗产会拍出3000-5000万美元的价格。你认为能不能实现这个预期?

这颗钻石的颜色质量已经让它成为全球最特别的钻石之一。真正 “独一无二”的特殊钻石的价格往往很难确定。很多情况下,钻石的最终价格取决于买家购买时的心情。与此同时,价格也将达到上限——264万美元/克拉。例如,格拉夫粉钻(Graff Pink)2010年的拍卖价格为186万美元/克拉,而2018年达到了214万美元/克拉。去年,粉红承诺(Pink Promise)的拍卖价格为214万美元/克拉。希望,这颗钻石不要像几周前苏富比拍卖行的班克西(Banksy)的作品那样自毁。


受收藏家的需求影响,高品质粉红大粒钻石的价格近年来显著上涨。这种需求是如何出现的?


这些钻石的买家通常是拥有数亿或数十亿美元财产的个人或公司。因此,虽然这些钻石价值数百万美元,但它们只占买家总财富的一小部分。 这种钻石可以为资产组合的多样化提供一种形式,而这些资产组合已经包含了你能想象到的一切

您认为钻石能否作为一种投资手段?

事实上,我认为不能,尤其是对大多数人来说不能。在我看来,“投资质量”的钻石的最低价格水平得达到几十万或者几百万美元。此外,这种钻石的交易成本还要非常高,流动性低,所有权期限相当长。

如果一个人想投资钻石,您有什么建议?

我想说,如果你要投资钻石,那么一颗漂亮的粉色钻石十分适合。对漂亮粉红钻石的需求似乎一直存在,尤其是因为这种钻石十分稀少。正如前面提到的,全球粉钻的主要来源是澳大利亚的阿盖尔矿,该矿的经济资源已经枯竭,未来几年将会停产。因此,供应将变得十分有限。蓝色钻石和粉色钻石都不错,但红色钻石相当稀少。

力拓集团(Rio Tinto)作为全球粉钻的主要生产商,在澳大利亚的阿盖尔矿(Argyle)将于2020年关闭,届时是否会出现粉钻的其他生产商?

从质量和价值来看,阿盖尔矿都是全球最大的珠宝质量粉钻的生产商。全球绝大多数红钻也是来自这家公司,红钻相比粉钻更加稀少。但是地球上也有其他矿山出产粉钻。近些年来,俄罗斯埃罗莎公司的阿纳巴尔钻石矿(Almazy Anabara)、卢卡帕公司(Lucapa)在安哥拉的卢罗矿(Lulo)、佩特拉钻石公司(Petra Diamond)在坦桑尼亚的威廉姆森矿(Williamson)全都出产过粉色钻石。


戴比尔斯公司的Lightbox品牌上个月已经开始交易,部分商品已经售罄。您对此有何看法?


嗯,更确切点说,售罄的是镶嵌1克拉钻石的吊坠和镶嵌总重1克拉的耳钉(每颗耳钉0.5克拉)。截止到10月第二周,公司已经补充了这部分商品的库存。我不久前跟Lightbox品牌的代表谈话后发现,市场对更大粒钻石的需求高于预期。就在我们说话的当空,这类产品的产量已经有所提高,且大部分产品的库存都会在几周内补充完毕。

怀疑论者认为“售罄”产品并不一定反映需求,因为这是Lightbox采取的营销举措。 你同意这种看法吗?

 
考虑到Lightbox品牌系列的降价程度相比市场上的其他实验室培育钻石要高得多,显然会有人这么想。但在我看来情况并非如此。我跟Lightbox品牌代表谈过,他表示这个品牌虽然为戴比尔斯所有,却只是一个相对较小的“电子商务创业公司”,仅有几名员工,是一个独立的工作单位,因此,要想让品牌的工作走向正轨还需要一些时间。目前品牌的钻石产品都是由英国阿斯科特的一家工厂生产,等到美国西部的新工厂建成以后,品牌的生产能力将得到扩大。

马修·尼亚温古阿,Rough&Polished通讯社驻非洲分社主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