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钻石需求逐渐恢复,苏拉特工人放弃排灯节休假

由于市场已经恢复了对钻石的需求,苏拉特的钻石切割工人决定放弃排灯节期间的休假。据《经济时报》(Economic Times)报道,按照传统,苏拉特的工人在排灯节期间一般休假两周到一个月。

2020年10月15日

戴比尔斯公司从最近两次举办的毛坯钻石销售中获得收入4.36亿美元

根据控制戴比尔斯公司85%股份的英美资源公司(Anglo American)的数据显示,戴比尔斯公司在2020年的第六个和第七个销售周期中分别获得收入1.16亿美元和3.2亿美元。因此,两次交易出售的总收入达到了4.3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87亿美元收入相比,今年的第七个销售周期显示出更强的稳固性。

2020年10月5日

埃罗莎在比利时和以色列的拍卖共获得收入2070万美元

9月,埃罗莎在比利时和以色列举办了特殊尺寸钻石(10.8+克拉)拍卖会,共获得收入2070万美元。根据埃罗莎发布的新闻稿显示,埃罗莎公司共出售毛坯钻石133颗,总重2173克拉,总售价达7400万美元。共有20家公司(来自比利时、印度、以色列和阿联酋的客户)在不同批次的产品中赢得了竞拍。

2020年10月1日

力拓公司 (Rio Tinto):尽管面临新冠病毒疫情,我们的全球业务仍顺利进行

力拓公司(Rio Tinto)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它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继续生产和销售钻石。力拓公司已经实施了全面的控制措施,包括测试、筛查、消毒和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以继续在病毒流行期间进行安全生产。另外,力拓公司的两座矿山还帮助附近社区实施了粮食安全计划。

2020年8月19日

埃罗莎正在推广基于Sarine技术的毛坯钻石销售数字招标系统

尚灵钻石科技集团(Sarine Technologies Ltd)很高兴地宣布,继去年10月份开始试点数字招标计划之后,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旅行限制,该计划在5月份得到了扩展。

2020年8月17日

加拿大和俄罗斯钻石业内的初级公司

2020年9月28日
采矿业内的初级公司被理解为中小型企业,其目的是寻找和勘探新的矿藏。 同时,发现矿藏后,初级公司可以将许可证出售给采矿公司,也可以自己开发。 初级公司可以发展成为大型采矿公司,也可以专门从事地质勘探。

20世纪90年代,在加拿大发现了含工业用钻石的矿井之后,钻石行业才开始吸引一些初级企业加入进来。在此之前,勘探公司更喜欢为黄金工作。现在,我们已经见到对加拿大钻石感兴趣的结果——由于初级公司的努力,加拿大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钻石生产国之一。按钻石产量计算,加拿大2017年排名第二,2018年排第三。

在所有的钻石开采国家中,就气候条件和部分基础设施建设而言,加拿大最接近俄罗斯。 让我们看一些加拿大和俄罗斯的初级公司的例子。

加拿大的山省钻石公司(Mountain Province Diamonds,MPD)1992年获得了位于西北地区的肯纳湖(Kennady Lake)地段的许可证,该地后来发现了加乔·库埃矿(Gahcho Kué)。1995年,这家公司发现了第一个金伯利岩矿道5034,1997年又发现了三个矿道。同年,当时的Monopros Limited公司,即后来的加拿大戴比尔斯公司(De Beers Canada)当时就对这个项目产生了兴趣。2002年,加拿大钻石公司(51%)、山省钻石公司(44.1%)和Camphor Ventures公司(4.9%)成立了合资企业来实施加乔·库埃矿项目。随后, 山省钻石公司通过收购Camphor Ventures公司将其股份增加到了49%。 戴比尔斯(De Beers)成为该项目的运营商,即使在2008-2009年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期间,该项目的发展也保持了稳定的步伐。 2016年,该矿床投入使用,2017年,该矿场达到了最大设计产能。加乔·库埃项目当前是近十年来投入运营的全球最大钻石矿,2019年的产量为685万克拉。戴比尔斯和山省钻石公司分担运营成本,按照股份独立出售该项目出产的钻石。自新冠疫情开始爆发之后,2020年3月,世界各地的钻石交易所都被关闭,但这个矿上项目继续正常运转。山省钻石公司2020年6月初宣布已与Dunebridge Worldwide Ltd公司达成了交易,后者将为运营成本提供5000万美元的资金。

斯托诺韦钻石公司(Stornoway Diamonds)能够独立实施开发雷纳德(Renard)矿场项目,从而在加拿大魁北克省启动了一座钻石矿。阿什顿公司(Ashton)和SOQUEM公司从1996年开始在魁北克省进行区域钻石勘探。2001年,该地发现了第一批金伯利岩体,并进行了钻孔和小批量采样。斯托诺韦公司2006年收购了SOQUEM公司,成为雷纳德项目的全股所有者。到这个时候,该项目的可行性研究阶段的勘探工作已经完成,并计算了储量。公司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了所有必要的许可证,并在项目区域内修建了道路。该矿于2016年投入运营,一年后达到了满负荷运营。据估计,该矿2018年的钻石开采量达到了130万克拉,2019年的开采量达到了180万克拉。2020年3月,斯托诺韦公司决定中止雷纳德矿场的运营,直到全球钻石市场形势好转为止。

钻石星公司(Star Diamond Corporation,2018年2月之前称为Shore Gold Inc公司)也是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南星猎户座(Star-Orion South)项目开展工作,但该矿的投产尚未完成。 项目区位于萨斯喀彻温省发达地区的Fort la la Corne金伯利岩田中。 该公司已成功进行了包括大规模采样在内的地质勘探,为此,该公司于2003年在现场建造了一座产能为10 t / h的选矿厂。但是,由于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造成资金短缺,在2008年底,该工作不得不缩减。直到2014年,该公司一直从事分析研究而不进行现场工作,之后又恢复了钻探计划。 2017年夏天,钻石星公司与力拓集团加拿大钻石勘探公司(Rio Tinto Exploration Canada Inc)签订了一项选择权协议,根据该协议,后者被授予选择权,以接收Fort-a-La-Corn项目(包括南星猎户座钻矿项目)多达60%的股份。 2018年,钻石星公司公布了一项独立的初步经济评估(Preliminary Economic Assessment)结果,根据该评估结果,这座钻石矿可以在38年内通过露天开采生产6600万克拉的钻石。南星猎户座出产的钻石的平均价格预计为190美元/克拉(与之对比,加乔·库埃矿的钻石价格为78美元/克拉,雷纳德矿的钻石价格为104美元/克拉)。2019年,该公司继续在南星猎户座钻石矿进行大规模的采样工作,并在Fort-a-La-Corn金伯利岩田中进行了勘探,在那里发现了约60个金伯利岩体。钻石星公司三月份起诉了力拓集团加拿大钻石勘探公司,因为后者未履行期权协议的条款;该索赔应于2020年6月29日至30日进行审议。由于诉讼和钻石市场的当前状况,该项目的实施可能会被无限期推迟,但总体而言,成功的机会非常高,因为这座钻石矿出产的钻石的价格很高。

但是,矿山投产并不总是成功项目的代名词。努纳武特省杰里科(Jericho)的金伯利岩矿井的发展历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该钻石矿是1995年被发现的,由小型公司塔赫拉钻石公司(Tahera Diamond Corp.)进行勘探。这座钻石矿从2006年开始投入运营,在八年内每年开采约50万克拉的钻石。但这家公司仅运行到2008年,三年内一共开采了约70万克拉钻石。停产的原因当然是全球经济危机,尽管公司采取了很多措施,用了三年时间仍无法走出困境。2010年,塔赫拉公司将矿山卖给了另外一家初级公司舍埃尔钻石有限公司(Shear Diamonds Ltd)。舍埃尔公司开始运营并改造矿山,同时在此过程中从尾矿中提取钻石。这家公司筹集了资金并获得了开采矿场的必要许可证。但由于全球市场对钻石的需求下降,公司2012年宣布暂停矿场运营。结果,舍埃尔公司在没有进行任何环境修复的情况下就离开了这个项目,并欠加拿大政府200万美元的债务。

值得注意的是,关闭加拿大现有钻石开采项目的不仅有初级企业,还有戴比尔斯这样的业内巨头。戴比尔斯2016年关闭了斯耐普湖矿山(Snap Lake),直到钻石市场状况得到改善。

然而总体而言,在戴比尔斯和力拓集团的支持下,或者没有它们的支持,加拿大初级公司的业务活动被评估为非常活跃且有效的。我们还应该记住,加拿大公司在世界各地,特别是在非洲和拉丁美洲,都成功地开展了业务。

俄罗斯的初级公司却未得到如此强大的发展。该国可以开展此种业务的公司屈指可数。

俄罗斯最成功的初级公司是ADG DIMONGDS股份公司(2018年9月之前被称为阿尔汉格尔斯克矿业开采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1995年,是在阿尔汉格尔斯克州国有企业基础上建立的,主要从事探矿、勘探、生产和加工业务。这家公司1996年发现了格里布金伯利岩矿——这个时间与加拿大发现金伯利岩项目的时间大致相同。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截止到2014年6月,该矿启动了一座年产能达450万吨矿石的采矿和加工厂。 今天,AGD DIAMONDS JSC是俄罗斯唯一一家独立于埃罗莎集团运营的钻石开采公司。 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该公司继续正常运营。 AGD DIAMONDS JSC还在阿尔汉格尔斯克州的几个地点进行钻石探矿工作。

此外,俄罗斯还有多家公司在运营,其活动旨在寻找新的钻石矿床,其中最活跃的是Proex Service LLC公司。该公司的成立时间相对较晚,成立于2008年,目前拥有阿尔汉格尔斯克州以声明式方式颁发的六项地下土壤地质勘探许可证。在两年(2016年至2017年)中,该公司采用现代地球物理方法,成功发现了7条新的金伯利岩管道。但是,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可能直接导致发现新的矿床),有必要吸引资金加入,但鉴于俄罗斯当前的现实状况,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

在俄罗斯从事钻石探矿的其他初级公司——LLC Arhalm和LLC Batolit——尚未取得显著成就。

Adagran LLC公司2018年登记注册,2019年2月在竞争基础上(绕过了埃罗莎钻石公司和北方钻石公司)获得了切尔诺泽尔斯基-3地段的地质勘探许可证。该地段预计储有P3类的钻石1000万克拉。AGD DIAMONDS公司仍然是最大的黑马。关于这家新公司的业绩信息目前还无法以免费方式获得。

俄罗斯对初级业务不感兴趣的原因是什么?首先,地质勘探行业在税收领域缺乏国家支持。特别是,如果AGD DIAMONDS JSC公司被列入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可以依靠政府援助的俄罗斯骨干企业列表,那么那些专门从事地质勘探的公司(例如Proex Service LLC)就没有这样的特权。第二个原因是获得地下勘探许可证的程序冗长而复杂。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解决——“声明性”原则的出现和改进让一些初级公司可以获得他们感兴趣的地段的许可证。第三个原因是难以吸引实施高风险项目(特别是在搜索阶段)所需的风险资本投资——这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因为俄罗斯实际上没有这样的项目。尽管如此,初级公司在俄罗斯钻石行业中的存在确实使人们希望,将来它们能在该国的工业和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阿纳斯塔西娅·斯莫利尼科娃为Rough&Polished通讯社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