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钻石需求逐渐恢复,苏拉特工人放弃排灯节休假

由于市场已经恢复了对钻石的需求,苏拉特的钻石切割工人决定放弃排灯节期间的休假。据《经济时报》(Economic Times)报道,按照传统,苏拉特的工人在排灯节期间一般休假两周到一个月。

2020年10月15日

戴比尔斯公司从最近两次举办的毛坯钻石销售中获得收入4.36亿美元

根据控制戴比尔斯公司85%股份的英美资源公司(Anglo American)的数据显示,戴比尔斯公司在2020年的第六个和第七个销售周期中分别获得收入1.16亿美元和3.2亿美元。因此,两次交易出售的总收入达到了4.36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2.87亿美元收入相比,今年的第七个销售周期显示出更强的稳固性。

2020年10月5日

埃罗莎在比利时和以色列的拍卖共获得收入2070万美元

9月,埃罗莎在比利时和以色列举办了特殊尺寸钻石(10.8+克拉)拍卖会,共获得收入2070万美元。根据埃罗莎发布的新闻稿显示,埃罗莎公司共出售毛坯钻石133颗,总重2173克拉,总售价达7400万美元。共有20家公司(来自比利时、印度、以色列和阿联酋的客户)在不同批次的产品中赢得了竞拍。
...

2020年10月1日

力拓公司 (Rio Tinto):尽管面临新冠病毒疫情,我们的全球业务仍顺利进行

力拓公司(Rio Tinto)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它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继续生产和销售钻石。力拓公司已经实施了全面的控制措施,包括测试、筛查、消毒和保持安全社交距离,以继续在病毒流行期间进行安全生产。另外,力拓公司的两座矿山还帮助附近社区实施了粮食安全计划。

2020年8月19日

埃罗莎正在推广基于Sarine技术的毛坯钻石销售数字招标系统

尚灵钻石科技集团(Sarine Technologies Ltd)很高兴地宣布,继去年10月份开始试点数字招标计划之后,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旅行限制,该计划在5月份得到了扩展。

2020年8月17日

卡托卡矿.安哥拉的海妖

2020年7月1日
安哥拉就像拥有美妙歌声的海妖,百年来一直都吸引着钻石探矿人前仆后继。长着翅膀的海妖虽然拥有迷人的歌声,但航海家千万要小心,不要被迷惑。

如果他们有幸参观卡托卡采矿协会(CATOCA),那么古希腊天才的惊人创造肯定会在这个非洲国家找到自己的立身之处。

卡托卡矿是全球最大的钻石矿床之一(储量排名第四)。卡托卡矿业公司是安哥拉拥有最高科技水平的采矿企业,在苏联向非洲提供援助的最后阶段,雅库特钻石工业和科学协会的苏联专家们完成了对这座钻石矿的勘探和建造。军用直升飞机把地质学家、矿业工程师、选矿工人和雅库特的建筑工人运送到这里,他们在雅库特科研设计学院设计师的指导下,在著名的钻石专家阿纳托利·科泽耶夫的带领下,穿越布满地雷的田野,完成了对矿床的进一步勘探,并进行了设计和勘测工作,建造了采矿和加工厂。

这次军事地质活动带来的结果辉煌无比。1993年9月16日,现在的俄罗斯埃罗莎公司(雅库特科研设计学院的合法继承人)、安哥拉国家钻石公司(ENDIAMA)和巴西的奥迪布里切特公司(ODEBRECHT)签署了发起人协议。俄罗斯方面为建立卡托卡矿业公司的资本投入为960万美元。埃罗莎在获得了51%的控股权之后,以技术设备的形式向新公司提供了一笔总额达5500万美元的商品贷款,并通过财务代理道蒙蒂金融公司(DAUMONTY FINANCING COMPANY B. V.)为建设工程提供了3200万美元的资金。因此,采矿加工厂得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建成,并于1997年达到设计能力。

对埃罗莎公司来说,卡托卡矿是苏联在安哥拉的最后一个项目,并带来了极为可观的收益(根据国际咨询公司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的估计,卡托卡矿业公司1%的单点价值达930万美元)。商品和金融贷款已按时还清,自1999年以来,埃罗莎公司收到的股息总额已超过5亿美元。

目前,卡托卡矿业公司拥有2100多名员工,运营2个浓缩厂,年产能高达1000万吨。每年能生产6.5-7百万克拉的优质钻石,年销售收入超过6亿美元,每年分配给股东的净利润为1.3-1.5亿美元。根据项目文件显示,公司将通过露天开采的方式把矿场采至600米深,到2034年,采矿作业将停止(2030年产量将急剧下降)。现在已确认的探明储量超过1.2亿克拉。矿井地质结构的显著特点是原材料的平均含量和质量所有增加,但采矿效率有所降低。卡托卡矿业公司的钻石产量占安哥拉钻石总产量的80%以上。

参考:卡托卡采矿加工厂。股东:安哥拉共和国国家钻石开采企业“ ENDIAMA E.P.” (32.8%的股份)、埃罗莎钻石开采股份公司(41%)、LL国际控股公司(LL International Holding B.V.,18%),未分配股权(计划在2020年出售埃罗莎期权的8.2%)——需要明确股权持有人。

1995年,雅库特政府前首脑维亚切斯拉夫·施特洛夫开始担任埃罗莎公司总裁。1996-1998年,埃罗莎从最意料之外的地方受到了打击。那是苏联遗产被最后出售的“神奇”时期。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俄罗斯政府没有签发埃罗莎公司的钻石出口许可证,公司面临真正破产的危险。埃罗莎总裁没有利用雅库特共和国总统尼古拉耶夫(鲍里斯·叶利钦在苏联末期对抗联盟中心时的战友)的政治资源恢复出口并防止整个行业崩溃。出于某种原因,他以象征性的价格把埃罗莎公司出售给了列夫·列维耶夫。此后,俄罗斯政府立即以同样“神奇”的方式向这家国有钻石开采公司颁发了出口许可证。 因此,埃罗莎失去了对卡托卡公司的控制权,股份从51%下降到32.8%。 尽管如此,来自埃罗莎公司的100多名技术专家仍在企业中担任高级工程职位。

继苏联的卡托卡矿业公司之后,埃罗莎在安哥拉的其他项目都以高昂的资本成本和负利润而著称。其中包括什卡帕水电站和卡玛奇亚·卡玛日库项目。由于两个股东之间的矛盾,到了2008年,埃罗莎终于失去了独立出售卡托卡毛坯钻石的机会。

2009年的危机迫使埃罗莎全神贯注于内部问题。该公司对自己的销售系统进行了改革,制定并实施了地下矿山建设计划。埃罗莎从一家地区公司转变为成熟的国际上市公司。与安哥拉之间模棱两可的局面需要解决,但由于失去了自己的自由意志,要恢复自己的权利极为困难。钻石的销售是由该国总统的女儿伊莎贝尔·多斯·桑托斯秘密监督的,她从未表现出以任何方式分享这个销售权利的意愿。

尽管如此,2013年,埃罗莎和统一的安哥拉国家钻石公司ENDIAMA签订了关于建立合资企业进行地质勘探的协议。从本质上讲,这里是指卢阿什项目——这个项目有潜力成为现代钻石开采业内规模最大的项目。

代表俄方签署这项协议的埃罗莎总裁费奥多尔·安德烈耶夫在一年半后因癌症去世。埃罗莎本身进入了变革的新时代。

2016年,埃罗莎公司意识到在非洲完成并购交易的时机已经到来。公司提出要从卡托卡矿业公司的巴西成员奥迪布里切特矿业服务公司(Odebrecht Minig Services Inc)那里收购16.4%的股份。作为交易的理由,有人建议埃罗莎必须间接控制卢阿什项目,协同增效这家俄罗斯公司在安哥拉的所有资产,合并卡托卡矿的生产和财务指标,以便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制定财务报告。埃罗莎为了完成这次协同增效支付了1.5亿美元,这笔交易是通过安哥拉一家叫AMFIC的公司进行的。不过除了名字以外,我们对其他信息一无所知。

甚至不值得谈论埃罗莎在这次并购之后得以“巩固”自己地位的事实。卡托卡公司主管刚加·朱尼尔被解雇,说好听点,不是以最体面的方式离职,而这并没有让安哥拉人流下温柔的眼泪。

爱德华多·多斯·桑托斯仍然记得他与20世纪的杰出演讲者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的会晤。2017年,他把总统的位子让给了他的战友和前国防部长若昂·洛伦索。 钻石是安哥拉仅次于石油的第二大收入来源。 根据人员改革类型的法律,这一部门避无可避。

刚加·朱尼尔博士现在以安哥拉国家钻石公司总裁的身份重返行业。他的回归伴随着卡托卡矿钻石价格的上涨。而对曾经以冲动态度对待他的俄罗斯伙伴,他不是冷漠视之,并承诺建立透明的长期合同制度。其主要思想是向愿意在采掘业投资的人提供合同。 不过,这种逻辑与大幅抬高价格的决定相矛盾——要求合作伙伴付出最高的价格,又要他为行业投资,这很奇怪。

埃罗莎曾准备好投资矿业开采。实际上,这是安哥拉最理想的合作伙伴。况且埃罗莎并没有要求很多回报:积极参与您所开采的钻石的销售并不是很高的需求。

不过我们生活中的很多行为都无需解释,只要接受即可。

由于内部讨论了什么是效率,国有交易公司SODIAM被ENDIAMA所控制。 两家政府机构之间在争夺钻石销售权方面的竞争导致出现了卡托卡产品面临非常复杂的交易形式,类似于果壳猜测游戏(shell game)。这种“改革”的结果是可以预见的——将销量几乎提高到月产量的一半,而价格却低于卡洛斯·苏木巴拉在“万恶的”旧体制下的售价。另外一半则到了二手销售商手里。现在所有这些却只用新冠病毒疫情一个理由解释了。

安哥拉在其普遍接受的概念中没有一个既可以确保采矿业免受市场波动影响(即长期合同系统),又可以在不断增长的市场中使价格最大化(即自己的拍卖平台)的钻石销售系统,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

许多人曾抱有建立一个合理的销售系统的希望,但随着卡托卡钻石产品最近以每克拉73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两家公司,这种希望便消失了。这些钻石中的很大一部分已经从二手拍卖市场出售给了印度公司。问题是,为什么安哥拉国家销售公司SODIAM自己无法举行这样的拍卖?公司可以雇佣技术操作员,但为什么要把商品所有权也送出去了呢?为什么它不为市场提供订立利用长期合同购买自己商品的明确规则,建立稳定的客户群,从而最大程度地降低自身在钻石开采业内的市场风险?如果一个国家交易员将自己的职能转移到两家选定公司的肩膀上,那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些公司本身可能熟悉其前辈公司的经验,并没有对这种关系的牢固性产生幻想。随着这种关系的加强,仅为了维持“幸福的协同增效作用”而多付钱的意愿往往为零。如果一切都不可预测,那么参与其中的唯一原因是边缘化程度高。但是,过度贪婪的伙伴可以在一夜之间被替换,另一个伙伴由于其他的缘故,将不得不“巩固”自己与拥有甜美声音的海妖的关系。只要苏联的卡托卡还存在,所有这些措施都可以长期发挥作用,但你不要指望采矿领域还有新的大型投资。埃罗莎的经验清楚地表明,如果没有51%的吸引力,就没有理由投资诸如钻石开采这样的长期项目。

这让人想起一个关于试驾的老笑话:“许多人尝试它,喜欢它,但是没人接受它。”

谢尔盖·戈利亚伊诺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