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汉格尔斯克州的钻石探寻工作宣布招标

RosTender.info在周四发布的新闻稿中称,阿尔汉格尔斯克州梅岑地区将进行两年的地质勘探,以寻找钻矿。西北联邦区地下资源使用部宣布招标,以选择承包商进行地下的地质勘探。他们已经准备好与中标者签订一份2.318亿卢布的合同,资金将来自联邦预算。接受投标的申请一直持续到6月4日,6月15日将对其结果进行汇总。如招标材料所示,地质学家将在面积为1645平方公里的地段上开展工作。他们将在这里寻找金伯利岩体、独立的金伯利岩矿体和有希望的管型磁异常。

2020年6月2日

新冠疫情致钻石需求下降,卡托卡矿削减生产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致使对钻石的需求下降,安哥拉最大的钻石矿业公司——安哥拉采矿公司(Sociedade Mineira de Catoca)部分暂停了其勘探活动并削减了生产。在线出版物Novo Jornal引用了该公司的话说,该公司还推迟了一些投资,并决定调整其运营费用。

2020年5月29日

英美资源集团计划“重新考虑和修订”戴比尔斯公司的看货商钻石销售系统

由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控股85%的戴比尔斯公司(De Beers)正在研究如何改善向看货商销售毛坯钻石的系统。

2020年4月7日

安哥拉2022年将把毛坯钻石开采量提高至1400万克拉

安哥拉当局表示,将有12家钻石开采公司负责增加该国的钻石产量。

2020年3月26日

AGD DIAMONDS公司在格里布选矿加工厂处理了2500万吨矿石。公司表示正按照生产 计划进行矿石开采。

2019年,格里布选矿加工厂的矿石加工数量达42.4亿吨。

2020年3月23日

埃罗莎对安哥拉方不满

2019年10月7日
埃罗莎公司是卡托卡矿业公司(Catoca)的最大股东之一。前者与其在安哥拉的合作伙伴就如何把矿业公司生产的钻石产品出售给埃罗莎的政策上出现了分歧。

根据R&P通讯社的说法,埃罗莎公司提议建立一个由卡托卡矿业公司、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安哥拉矿产资源和石油部共同参与的工作组,在工作组的框架内对安哥拉方提起控诉。埃罗莎公司认为安哥拉方把公司购买的几批毛坯钻石换掉了。

埃罗莎今年3月和4月从卡托卡矿业集团购买了四批毛坯钻石之后,这个丑闻便被爆了出来。

根据安哥拉共和国当前销售毛坯钻石的程序,最终的产品挑选是在安哥拉(国有)钻石贸易公司的交易大厅里进行的。毛坯钻石的所有者——钻石矿业公司,以及准备购买钻石的公司,向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支付适当的佣金,由后者对钻石进行分类和挑选,并组织招标。此外,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有权从制造商那里购买毛坯钻石(最多20%),以便随后在市场上出售,以及满足全国切割企业的需求(最多20%)。

埃罗莎公司是卡托卡矿业公司的股东,本质上也是安哥拉境内的一家矿业公司,同时又充当市场上的代理商,通过安哥拉国有的钻石贸易公司从矿业公司那里购买毛坯钻石。


根据流程参与者的说法,埃罗莎公司利用股东的权利,让本公司的专家首先评估了准备从萨里莫卡托卡公司直接购买的钻石。公司查看之后提议从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购买钻石,而后通过自己在迪拜的子公司Alrosa East DMCC完成了购买。埃罗莎在迪拜完成交易后进行了重新评估,然后向安哥拉方投诉说,本次交易完成后部分毛坯钻石已被替换。

7月份,埃罗莎在卡托卡矿业公司的股东大会上提出索赔,并把相关信息通知了卡托卡矿业公司、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和有关部门。

卡托卡矿业公司和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的代表则表示,埃罗莎是在第一次评估之后三个月之后提出的索赔。此外,在制造商,即卡托卡矿业公司(本例中是从萨里莫)交付货物后,买方只可以在罗安达,在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完成批次拣货和评估。

安哥拉方面还坚持认为,一旦出现这种怀疑,将暂停与货物有关的所有工作,并通知所有参与交易的人,成立一个委员会以澄清情况。 从技术上讲,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宝石的替换是极其困难的。

按照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的正常买卖程序,最终产品在拣货时将由安哥拉方面所有参与交易的专家(由安哥拉政府入驻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的专家、制造商和独立专家组成)进行评估以确定最低价。这个低价会被严格保密,在谈判时不会被告知潜在买家。如果买家的价格低于此价格,产品最终不会被出售。在此过程之后,将由买方专家对商品进行查看,并且最终的产品会是这种配置。每家公司的过程都是一样的。埃罗莎作为生产商,当场就直接对产品进行了初步评估,然后向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提出通过ALROSA East DMCC购买的建议,并在迪拜对货物进行重新评估后提出了索赔。

根据专家的说法,埃罗莎是在3月和4月完成的交易,当时全球宝石市场急剧下滑,而埃罗莎购买的价格又过高。

根据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一些客户的说法,埃罗莎的报价“在当前环境下肯定会给买方造成损失”。“没人想跟他们(主要指埃罗莎)竞争,也不准备以(埃罗莎)提供的报价购买商品,更何况这批产品的总价超过2000万美元。埃罗莎是一家强大的公司,它不仅是买家,还是卡托卡矿业公司的大股东,这是他们内部的解决方案,但我们完全依赖于市场情形和当前状况。”

安哥拉方面称,埃罗莎3月份通过其在迪拜的子公司购买了卡托卡矿业公司两个批次的毛坯钻石,并且已全额付款。这两个批次的产品已被重新分类,并向市场供应。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称,其价格确实远高于市场价。后来,埃罗莎又在4月份购买了两个批次的毛坯钻石。双方达成协议之后,卡托卡矿业公司甚至在没有收到付款的情况下,就把所有款项预支付给了国家预算。但埃罗莎宣称货物已被替换,拒绝为4月份的货物付款。作为索赔的一部分,埃罗莎要求卡托卡公司为自己已经购买的产品提供80万美元的折扣。

根据安哥拉方面的说法,他们已经向埃罗莎提供了所有必要的证据,卡托卡矿业公司完全否认替换石材的事实和技术上的可能性。修改价格更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与埃罗莎公司达成协议后,公司已经向国家预算支付了所有的所需款项,已经让公司陷入了财务困境。

目前,埃罗莎仍然坚持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来了解这一情况。

根据一位市场参与者的说法,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从理论上说,如果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完成购买,其目的只有两个,一是希望挤走竞争对手,二是增加卡托卡矿业公司的收入,从线性逻辑上看能够提高股东的股息。但他指出,“如果这样也需要对商品做些后续处理:要么将产品放入库存,希望进行战略性提价,要么以折扣价出售。在短期内与竞争对手进行有代价的激烈斗争是可行的,但从长期来看却无法做到。”

结果,这个冲突却导致出现了僵局:埃罗莎公司的立场已变,认为这些钻石被替换了,因此,他们不想按照已经提出的报价支付款项,而要求卖方提供折扣;卡托卡矿业公司对此表示强烈反对,提出了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并指出,如果埃罗莎公司提出任何投诉,则必须立即停止与该批次产品有关的所有工作,并立即举行听证会。

这个事情的结局如何还未可知,但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这些产品还在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的手中,虽然还没有收到款项,却要按照合同规定为每一天的存储付费。

马修·尼亚温古阿,Rough&Polished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