钯金:一个比黄金昂贵的"泡沫"

2019年至2020年初钯金价格的快速上涨将其与贵金属家族的其他成员区分开来。主要用于汽车催化式排气过滤-中和器的钯金在2019年超过了最受欢迎的贵金属,价格上涨了700美元,至每盎司1920美元。 今年1月,受南非产量下降的消息和中美贸易协定第一部分签署的影响,钯金期货价格达到2500美元,在12个月内上涨了75%。原因是欧洲和中国的环境标准更加严格,而钯金供应有限,需求却不断增加。 尽管事实上钯金的上涨可以用基本面因素解释的,但这种贵金属价格的增长速度已经超出了所有预期,甚至令主要的钯金生产商和价格上涨的受益者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也感到担忧。伦敦金银市场协会(London ...

昨天

博茨瓦纳共有12000个金伯利矿体正在等待投资者

世界第二大钻石生产国博茨瓦纳有12000个金伯利岩矿体向潜在投资者开放。

2020年2月24日

俄罗斯世界自然基金会公布了2019年环境责任领域的最佳公司

俄罗斯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 WWF)发布了在俄罗斯运营的矿业和冶金公司2019年在环境责任领域的开放度评级。这次,前十名分别是极地黄金公司(1.9)、SDS-Ugol公司(1.81)、金罗斯黄金公司(1.7)、金属投资公司(1.68)、AGD DIAMONDS公司(1.6)、北方钢铁公司(1.56)、多种金属公司(1.55)、埃罗莎公司(1.46)、利佩茨克钢铁公司(1.45)和马格尼托哥尔斯克钢铁厂(1.38)。

2020年1月30日

埃罗莎公司的地质学家评估了小博托奥宾斯基钻石区的前景

埃罗莎公司表示,他们根据在小博托宾斯基许可证地区进行的钻石矿床勘探的结果,确定了三个有前景的地段,将继续进行探矿和评估工作。

2020年1月22日

普斯科夫州将开始培育钻石

俄罗斯公共电视台在门户网站上报道,普斯科夫州将建造一座可以培育人造钻石的工厂。报道称,工厂将从2020年开始生产。

2020年1月13日

埃罗莎对安哥拉方不满

2019年10月7日
埃罗莎公司是卡托卡矿业公司(Catoca)的最大股东之一。前者与其在安哥拉的合作伙伴就如何把矿业公司生产的钻石产品出售给埃罗莎的政策上出现了分歧。

根据R&P通讯社的说法,埃罗莎公司提议建立一个由卡托卡矿业公司、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安哥拉矿产资源和石油部共同参与的工作组,在工作组的框架内对安哥拉方提起控诉。埃罗莎公司认为安哥拉方把公司购买的几批毛坯钻石换掉了。

埃罗莎今年3月和4月从卡托卡矿业集团购买了四批毛坯钻石之后,这个丑闻便被爆了出来。

根据安哥拉共和国当前销售毛坯钻石的程序,最终的产品挑选是在安哥拉(国有)钻石贸易公司的交易大厅里进行的。毛坯钻石的所有者——钻石矿业公司,以及准备购买钻石的公司,向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支付适当的佣金,由后者对钻石进行分类和挑选,并组织招标。此外,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有权从制造商那里购买毛坯钻石(最多20%),以便随后在市场上出售,以及满足全国切割企业的需求(最多20%)。

埃罗莎公司是卡托卡矿业公司的股东,本质上也是安哥拉境内的一家矿业公司,同时又充当市场上的代理商,通过安哥拉国有的钻石贸易公司从矿业公司那里购买毛坯钻石。


根据流程参与者的说法,埃罗莎公司利用股东的权利,让本公司的专家首先评估了准备从萨里莫卡托卡公司直接购买的钻石。公司查看之后提议从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购买钻石,而后通过自己在迪拜的子公司Alrosa East DMCC完成了购买。埃罗莎在迪拜完成交易后进行了重新评估,然后向安哥拉方投诉说,本次交易完成后部分毛坯钻石已被替换。

7月份,埃罗莎在卡托卡矿业公司的股东大会上提出索赔,并把相关信息通知了卡托卡矿业公司、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和有关部门。

卡托卡矿业公司和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的代表则表示,埃罗莎是在第一次评估之后三个月之后提出的索赔。此外,在制造商,即卡托卡矿业公司(本例中是从萨里莫)交付货物后,买方只可以在罗安达,在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完成批次拣货和评估。

安哥拉方面还坚持认为,一旦出现这种怀疑,将暂停与货物有关的所有工作,并通知所有参与交易的人,成立一个委员会以澄清情况。 从技术上讲,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宝石的替换是极其困难的。

按照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的正常买卖程序,最终产品在拣货时将由安哥拉方面所有参与交易的专家(由安哥拉政府入驻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的专家、制造商和独立专家组成)进行评估以确定最低价。这个低价会被严格保密,在谈判时不会被告知潜在买家。如果买家的价格低于此价格,产品最终不会被出售。在此过程之后,将由买方专家对商品进行查看,并且最终的产品会是这种配置。每家公司的过程都是一样的。埃罗莎作为生产商,当场就直接对产品进行了初步评估,然后向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提出通过ALROSA East DMCC购买的建议,并在迪拜对货物进行重新评估后提出了索赔。

根据专家的说法,埃罗莎是在3月和4月完成的交易,当时全球宝石市场急剧下滑,而埃罗莎购买的价格又过高。

根据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一些客户的说法,埃罗莎的报价“在当前环境下肯定会给买方造成损失”。“没人想跟他们(主要指埃罗莎)竞争,也不准备以(埃罗莎)提供的报价购买商品,更何况这批产品的总价超过2000万美元。埃罗莎是一家强大的公司,它不仅是买家,还是卡托卡矿业公司的大股东,这是他们内部的解决方案,但我们完全依赖于市场情形和当前状况。”

安哥拉方面称,埃罗莎3月份通过其在迪拜的子公司购买了卡托卡矿业公司两个批次的毛坯钻石,并且已全额付款。这两个批次的产品已被重新分类,并向市场供应。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称,其价格确实远高于市场价。后来,埃罗莎又在4月份购买了两个批次的毛坯钻石。双方达成协议之后,卡托卡矿业公司甚至在没有收到付款的情况下,就把所有款项预支付给了国家预算。但埃罗莎宣称货物已被替换,拒绝为4月份的货物付款。作为索赔的一部分,埃罗莎要求卡托卡公司为自己已经购买的产品提供80万美元的折扣。

根据安哥拉方面的说法,他们已经向埃罗莎提供了所有必要的证据,卡托卡矿业公司完全否认替换石材的事实和技术上的可能性。修改价格更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与埃罗莎公司达成协议后,公司已经向国家预算支付了所有的所需款项,已经让公司陷入了财务困境。

目前,埃罗莎仍然坚持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来了解这一情况。

根据一位市场参与者的说法,这种情况并不常见。从理论上说,如果以高于市场价的价格完成购买,其目的只有两个,一是希望挤走竞争对手,二是增加卡托卡矿业公司的收入,从线性逻辑上看能够提高股东的股息。但他指出,“如果这样也需要对商品做些后续处理:要么将产品放入库存,希望进行战略性提价,要么以折扣价出售。在短期内与竞争对手进行有代价的激烈斗争是可行的,但从长期来看却无法做到。”

结果,这个冲突却导致出现了僵局:埃罗莎公司的立场已变,认为这些钻石被替换了,因此,他们不想按照已经提出的报价支付款项,而要求卖方提供折扣;卡托卡矿业公司对此表示强烈反对,提出了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并指出,如果埃罗莎公司提出任何投诉,则必须立即停止与该批次产品有关的所有工作,并立即举行听证会。

这个事情的结局如何还未可知,但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这些产品还在安哥拉钻石贸易公司的手中,虽然还没有收到款项,却要按照合同规定为每一天的存储付费。

马修·尼亚温古阿,Rough&Polished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