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布钻矿开采到一颗54克拉的特殊钻石

2019年4月4日,在AGD Diamonds开展业务的格里布采矿加工厂开到一颗重54.21克拉的珠宝级毛坯钻石。

2019年6月25日

周大福珠宝集团在北美创建了一个商业中心

香港品牌周大福(CTF)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成立了周大福北美新商业中心。 据媒体报道,这个新的商业中心将成为领先的珠宝批发供应商,除了供应产品外,还提供服务和专有技术支持——特别是有助于提高北美珠宝业盈利能力和巩固其业务的创新技术。

2019年6月18日

山省钻石公司宣布第一季度的财务业绩并调整了对全年的预测

山省钻石公司(Mountain Province Diamonds Inc.)公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季度财务业绩。根据公司的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共销售毛坯钻石643739克拉,收入6070万加元(4580万美元),而公司2018年共销售毛坯钻石527000克拉,收入6660万加元(5240万美元)。今年第一季度的平均价格为94加元(71美元),而去年同期则为126加元(99美元)。

2019年6月13日

Gem Diamonds公司第一季度的利润额增长24%,达到5200万美元

Gem Diamonds公司第一季度的利润额增长24%,达到5190万美元。作为对比,公司2018年第四季度的利润额为4170万美元。
该公司第一季度共销售钻石27335克拉,比上一季度的33140克拉下降了18%。

2019年6月11日

埃罗莎2019年4月的钻石产品销售额近3.19亿美元

全球最大的钻石开采公司埃罗莎公布了2019年4月及本年度前4个月的钻石产品销售业绩。

2019年6月7日

合成宝石在宝石市场上的地位和角色

2019年6月17日
在过去的五年中,钻石合成技术取得了重大突破,生产成本也显著下降。这引起了人们对合成钻石会在市场上占据何种地位的激烈讨论。现在有两个立场。站第一个立场的人认为合成钻石市场和天然钻石市场是完全不同的市场,它们不应该相互交叉,合成钻石永远都不会代替天然钻石,即使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会被定位为昂贵饰物。第二个立场的支持者认为,合成钻石是天然钻石的直接竞争者,在可预见的未来,能够代替天然钻石,至少会被定位为“印度产品”。由于显而易见的原因,矿业公司的代表坚持第一个观点,站第二个立场的是钻石合成材料的生产者。双方都有很多论点,而且在许多方面都是推测性的。我们暂时不管对环境和道德问题的呼吁,以及关于真正的爱情不能“合成”的魔咒,我们要从历史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首先想到的是工业钻石的市场状况。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天然工业钻石市场的价值几乎与天然钻石市场的价值相当,其应用范围急速扩大,前途无可限量。1953年制造出了第一颗人造钻石。用了大约40年时间,合成钻石在市场上占据了绝对地位,只给天然钻石留下了百分之几的象征性份额。从价格和质量看,合成材料现在已经在工业钻石市场上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当然,人们可以争辩说钻头不是接合环,用于处理涡轮叶片的辊子也不适合镶嵌在项链上。 当然,这是一个公平的评论。 两种钻石针对的消费对象不同,严格来说,技术钻石并不受“宝石”概念的影响。但我们不应忘记,“印度产品”只有在合成钻石取代工业钻石后才被归类为珠宝钻石。由于合成技术的发展,天然工业钻石可能会成为裸钻——这是一个理论上允许可逆过程的逻辑悖论。

我们再考虑一个更接近奢侈品市场的例子。 1908年,御木本(Mikimoto)获得了珍珠圆形栽培技术的专利。 而今天,天然珍珠在市场上的份额约为3%,其余的都是培育珍珠。 这样的珍珠并非完全合成,但毫无疑问,是人工制造的(hand-made)。不过这没什么,消费者不会感到失望,因为他对产品的性价比十分满意。目前中国(大多数)珍珠养殖场正在蓬勃发展。从事珍珠捕捞的公司离开了这个传说中的领域:技术的发展改变了市场上的受益者。这个例子很有启发,但我们仍然无法苟同,因为它并不适合钻石领域,珍珠和钻石之间存在太多的差异。

最后,我们将讨论钻石市场当前最大的问题——仿品。这里主要是指合成刚玉和绿柱石。乍一看,这对天然钻石拥护者来说只是一个安慰剂。实际上,人们在19世纪末就发明了合成红宝石,并在20世纪30年代末获得了合成祖母绿。随着时间的推移,合成技术不断完善,成本下降,但合成材料并未把天然祖母绿和天然红宝石(以及蓝宝石、紫翠玉等)挤出市场。乍一看,这是一个明确而有说服力的关于市场分割的例子:高贵的“自然”是一回事,廉价的合成是另一回事。在文明贸易中(在没有用合成彩色宝石混入天然宝石的欺诈性尝试情况下),两个市场互不相交。看样看来,矿业公司代表的观点似乎已经取胜,整个问题归结为如何组织(行政和宝石)控制系统,避免无意和(或)故意混合天然宝石和合成宝石的行为。唉,这是一个肤浅的结论。

虽然有色宝石的市场结构比钻石市场差得多,但由于这个原因很难对其进行分析,这个市场上仍有类似戴比尔斯(De Beers)和埃罗莎的存在,这里说的是Gemfields Group。我们将根据集团官方网站上(www.gemfieldsgroup.com)的信息做出进一步推论。如今,Gemfields控制着全球三分之一的祖母绿市场,在全球红宝石市场上更占据着40%的份额——这样一个充分的样本足以让我们把调查...

Gemfields在拍卖会上出售祖母绿和红宝石,在此类交易中设定的价格能准确反映出市场情况。 根据所售原料的质量,Gemfields祖母绿拍卖分为两种类型。 优质原材料(HQ)主要由以色列和比利时合作伙伴购买,而印度人则主要购买商业优质原材料(CQ)。价格和数量分布如下:HQ——平均每克拉64.6美元,CQ——平均每克拉4.19美元;HQ销售额不超过总销售额的10%,但最多可占收入的70%。 Gemfields在混合拍卖中出售红宝石,但价格—质量—数量比率显示相同的模式:红宝石的溢价销售仅占总数的2%,但带来超过总收入的80%,平均溢价为800美元/克拉,剩余红宝石的平均价格为每克拉6.25美元。这些比例类似于钻石市场:尽管埃罗莎生产高达80%的小型廉价原材料,但其主要收入却是来自高品质的大型原材料。

媒体声称,自Gemfields(2009)拍卖开始以来,祖母绿原料的市场价格已上涨了10倍以上。该陈述是正确的,但仅与HQ相关,CQ的价格仍然令人惊讶地稳定。红宝石也具有类似的特征。高品质祖母绿和红宝石原料的价格稳定增长是可以理解的——它们的出产数量有限。但是什么决定了低质量的大量“印度”原材料的价格?还有个令人惊讶的巧合,几年来它几乎完全符合水热合成材料批发价格的下限。

劣质的祖母绿和红宝石原料流入东南亚。这个地区是水热合成珠宝材料的主要消费地区。买家是一样的,因此天然材料市场和合成材料市场并未分离,而是日渐趋同。这是价格的平衡。合成材料不会把“印度”类型的天然原材料排挤出市场。买方根本不愿意为高价合成材料付出更多的代价。应该指出的是,这个过程有一个客观的基础,因为“印度类型的”的祖母绿和红宝石正在受到密集“打击”(浸渍聚合物、退火、Pb2O3裂缝愈合),只有极大的爱好者才会将其归类为天然宝石。问题在于,没有人能够从这些沉积物中改变原材料的初始特性,并且“合成沉积物”原材料的质量和成本是可调节的。

在过去五年中,合成钻石的增长率增加了两倍,成本下降了一半,显然这远远不是极限。合成人造钻石原料的买主和埃罗莎小粒原料的买主是相同的。如果与彩色宝石市场的类比正确的话,那么合成钻石市场与“天然印度产品”市场也会经历类似的融合,未来2格令及以下的钻石都不会幸免。而且合成钻石将成为价格变动的激励器。在这种情况下,埃罗莎拒绝进入合成钻石市场是个战略性错误,其结果是公司将失去对自己大部分产品(从克拉数量看)的定价控制。这个决定令人感到遗憾,尤其是考虑到俄罗斯有非常有前景的钻石珠宝合成制造商这一事实,从经济角度看,它们加入埃罗莎集团远比集团兼并斯摩棱斯克克里斯塔尔公司能带来更多的好处。

谢尔盖·戈利亚伊诺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