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布钻矿开采到一颗54克拉的特殊钻石

2019年4月4日,在AGD Diamonds开展业务的格里布采矿加工厂开到一颗重54.21克拉的珠宝级毛坯钻石。

昨天

周大福珠宝集团在北美创建了一个商业中心

香港品牌周大福(CTF)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成立了周大福北美新商业中心。 据媒体报道,这个新的商业中心将成为领先的珠宝批发供应商,除了供应产品外,还提供服务和专有技术支持——特别是有助于提高北美珠宝业盈利能力和巩固其业务的创新技术。

2019年6月18日

山省钻石公司宣布第一季度的财务业绩并调整了对全年的预测

山省钻石公司(Mountain Province Diamonds Inc.)公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季度财务业绩。根据公司的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共销售毛坯钻石643739克拉,收入6070万加元(4580万美元),而公司2018年共销售毛坯钻石527000克拉,收入6660万加元(5240万美元)。今年第一季度的平均价格为94加元(71美元),而去年同期则为126加元(99美元)。

2019年6月13日

Gem Diamonds公司第一季度的利润额增长24%,达到5200万美元

Gem Diamonds公司第一季度的利润额增长24%,达到5190万美元。作为对比,公司2018年第四季度的利润额为4170万美元。
该公司第一季度共销售钻石27335克拉,比上一季度的33140克拉下降了18%。

2019年6月11日

埃罗莎2019年4月的钻石产品销售额近3.19亿美元

全球最大的钻石开采公司埃罗莎公布了2019年4月及本年度前4个月的钻石产品销售业绩。

2019年6月7日

最后的“国际矿”

2019年6月10日
世界最好的钻石矿——每吨矿石含有7克拉钻石的“国际矿”,于1969年由苏联地质学家发现, 1981年被建成露天矿场,投入运营所用的时间创下历史记录。该矿床75%的钻石都是珠宝级的,直径都在2毫米以上,价值非常高。国家当时需要高质量的钻石,而这个规模不大的矿井以相当快的速度被开采。

决定建造一个地下矿井,这是全球首批建立的地下矿井之一。当时担任“俄罗斯钻石—萨哈”股份公司雅库特钻石业研究设计院院长的加梅拉乌里院士,邀请了顿巴斯煤矿的设计者——顿涅茨克国立煤矿设计院参与设计。加梅拉乌里提出的概念解决方案很有争议,他当时建议减少主轴和辅助轴的直径(加速穿透),技术上采用不安全的中央双开口方案,实行低效的通风系统(煤矿的遗产),而开发系统包括昂贵的铺设空间,运输采用本世纪初的铁路车厢,这导致地下矿井的建设跟莫斯科地铁一样,其建设持续了数十年。雅库特钻石信托基金的管理层并不相信这一工程会有结束的那一天。
90年代中期,埃罗莎的管理层为矿山注入了新的活力——他们开始最大限度地加深露天矿场,在不破坏地下矿综合体的前提下安全的运出矿石。同时,公司还完成了矿山建设工作。1999年,矿山投入运营,并在2002年达到了50万吨的极限容量(80年中期降低箕斗轴断面时的限制容量)。

该矿的开采工作已于2017年结束。国际矿过去一直为埃罗莎公司的储备贡献昂贵的毛坯钻石,且从未发生过一起事故。不过到2017年,这个矿的产量下降到10-15万吨,因此该矿必须得到保护并补充资源基础。

埃罗莎的管理层做出了另外一项决策,即在勘探完深处矿层后决定加深矿井的深度。与此同时,80年代最初的矿山设计战略并没有考虑加深矿井的问题,因此工人的安全是一大问题。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

答案其实很简单,该矿的地下储存着超过5000万克拉的优质原料,总价值超过250亿美元,让埃罗莎别无选择。根据2018年的商业计划,该项目的投资计划只有50亿卢布左右。乍一看,这个项目的效率极高,如果没有一个但是的话…


5PK矿层—85项目的矿井工程建设已经进行到第4和第5阶段,如果通过打竖井的方式加深到820(790)米的深度,到2021年会导致出现跟“和平矿”类似的问题——穿过不安全的梅杰格勒-伊切尔含水层…不过,国际矿的问题不在于因为侵蚀性盐水的水流量增加而使用废水泥技术防止矿井进水。国际矿的问题是甲烷,不通风矿井的天然气浓度对矿工来说是致命的。国际矿附近有伊列利亚赫石油天然气矿,该矿使用气力升降器已经超过30年了。来自伊列利亚赫矿的天然气通过破裂的储层,在巨大的压力下渗入矿井,而石油天然气矿层的上面布满了矿井。由于是甲烷,即使是最可靠的支架也不可靠。此外,我们还记得设计的概念,即建设一个中心矿井,只有井底车场一个空间。一旦井底车场发生事故或紧急事件,对下面的工人来说都是十分严重的问题。现在国际矿换班,工人需要花费三四个小时才能从井底上升到地面。2018年中期,俄罗斯联邦生态、技术和原子能监督局将国际矿关闭了几个月,至于补救措施尚未公布。

我希望,解决方案已经制定出来了。国际矿是米尔内市最后一个大型工业项目。它的安全性比任何短期绩效指标都重要。

谢尔盖·戈利亚伊诺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