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罗莎的2019年——机场和销售

去年年底,我曾对一项特别有趣的事情着迷不已——研究埃罗莎集团修改后的战略计划。
我想提醒我们的读者一句,我提出的关键问题是,他们没有制定出恢复和平矿的前景战略,却又非常奇怪地渴望完成难以实施的技术任务——在“纪念日”矿区修建一个新的地下矿井。

2019年3月18日

钻石生产商协会推出“我心仪,我掏钱”活动

钻石生产商协会(Diamond Producers Association, DPA)宣布开展“真情难寻,真钻罕有”(Real is rare. Real is a Diamond)钻石的第三波推广活动。

2019年3月14日

佩特拉钻石公司任命一位新总经理

佩特拉钻石公司(Petra Diamonds)任命理查德·达菲(Richard Duffy)为公司总经理,将于2019年4月1日上任。

2019年3月14日

AGD Diamonds公司批准2019年的采矿计划

AGD Diamonds公司总结了2018年的采矿结果,批准了2019年的采矿计划。AGD Diamonds公司在格里布矿场完成了各项采矿计划,共开采矿石343.5万吨,超额完成最初计划的268.6万吨。覆盖层工程也超过了计划,达到2060万立方米,最初计划为2041.2万立方米。 岩体开挖量为2217.6万立方米。

2019年3月11日

雅库特政府不打算向埃罗莎股东支付最高水平的股息

萨哈(雅库特)共和国总统艾森·尼古拉耶夫表示,由于钻石市场表现出不稳定性,因此向股东支付最高水平的股息不具现实意义。

2019年3月4日

香港与内地珠宝贸易:黄金完胜钻石宝石

2019年3月12日
梁伟章  广州钻石交易中心

广州钻石交易中心近日对海关总署最近公开的2018年月度进出口数据进行了分析,情况显示2018年内地从香港进口的归入海关编码协调制度(HS编码)第71章的商品货值超过26亿美元,贡献了当年内地从香港进口贸易总额的31%。

根据《商品名称及编码协调制度的国际公约》的注释,HS编码第71章所指的商品为“天然或养殖珍珠、宝石或半宝石、贵金属、包贵金属及其制品;仿首饰;硬币”。我们可以把纳入这一章的商品的贸易数据视作珠宝类商品的贸易数据。数据显示,这一章所包括的商品,内地从香港进口的大部分数据贡献都来自于黄金贸易,并不是有些分析所指的钻石和宝石贸易占主导比例。
 
图1  2018年内地从香港进口贸易统计

黄金贸易远胜钻石宝石(图1)。2018年2月,内地从香港进口的贸易经历一个季节性的低潮(2.81亿美元),自3月至10月间则蹒跚在5.68亿美元至7.58亿美元之间,在11月达到9.73亿美元,并在12月跃至13亿美元(见橙色数据柱)。在这一波年底冲刺中,珠宝类商品(HS编码第71章,见蓝色线)领跑其他各类商品,贡献了该月三分之二的进口金额。全年从香港进口至内地的71章商品贸易中,黄金占了最大的比重(87%),金额超过23亿美元。

自2013年起,指定的银行和企业获得了从海外市场进口黄金的资格,从那开始,香港就成为内地进口黄金的主要来源,黄金也在内地进口第71章商品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2018年,香港特区是中国内地珠宝类商品进口贸易第七大伙伴,排在瑞士、南非、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和印度之后,新加坡、日本和比利时紧随其后。显然,瑞士、南非、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对中国内地出口黄金在其各自的对华第71章商品出口贸易中有较大的占比(图2)。
 
图2  中国内地珠宝进口贸易伙伴前十名
宝石进口远未满足中国内地市场。中国内地主要有两种贸易方式,即一般贸易和加工贸易。在一般贸易中,进出口的商品要在进入/离开中国内地关境的时候需要缴清进出口环节税款;在加工贸易中,进出口商品只在内地进行加工,不在内地市场销售,完成加工之后需要复出口到海外,商品本身没有发生进出口环节的税费。数据显示,在海关一般贸易统计数据中,除去钻石类商品,2018年来自全球各地的宝石类商品进入到中国内地市场的货值仅为9000多万美元;而按加工贸易方式进入内地市场的宝石类(不含钻石)商品货值为3.69亿美元,它们在完成加工后都需要复出口到海外市场。

根据上海钻石交易所发布的统计数据,中国内地2018年一般贸易进口的成品钻石金额为27亿美元。反观第71章的珠宝类商品整体进口数据,2018年共计一般贸易进口404亿美元,其中黄金就占了83%。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珠宝市场,9000万美元的一般贸易申报进口宝石远难满足市场需要。
宝石贸易会把外汇“搬运”出中国内地吗(图3)?2015年4月-10月,2016年2月-7月,以及2018年10月-12月,中国内地从香港进口珠宝类商品货值显著上升。美元在这些阶段也处于走强状态,自然引起珠宝贸易“虚高发票”的遐想。9000万美元的宝石一般贸易进口,相比起404亿美元的珠宝类商品一般贸易进口总值,看不出宝石一般贸易进口有多大的美元“搬运能力”。而且,把黄金进口从中国内地的珠宝进口贸易中剔除后,可以看出并没有受到美元汇率或黄金价格的明显影响(见图3中2018年的紫色曲线)。

对黄金而言,2016年7月内地从香港进口黄金激增的时候,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也进行了解读,认为是“内地自香港进口突增主要是黄金进口增长较快引起的,这与内地近一段时间以来黄金消费市场需求增加有关”。黄金价格、美元汇率,以及国家官方储备资产之间有着有趣的平衡。国家外汇管理局在上述期间也增加了黄金官方储备资产。
 
图3 内地从香港进口贸易统计(2014-2018年)
展望2019年。宝石、钻石和珠宝首饰的进口需求潜力巨大。国家自2018年起陆续推出一系列政策,包括加强边境反走私执法,推行增值税改革并完善税务体系监管,加强外汇管理等等;更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内几次调低超过700多项商品的进口关税,当中就包括第71章的多个珠宝类商品项目;2019年3月,全国人大会议更传来降低增值税的一连串利好消息。

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珠宝钻石消费市场,在整体降税和规范经营的大环境下,2019年的中国珠宝钻石市场值得观察。而作为世界最大的合成钻石/培育钻石生产国,这个新的品类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的发展也值得我们关注。

文中进出口统计数据来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官网www.customs.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