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罗莎的2019年——机场和销售

去年年底,我曾对一项特别有趣的事情着迷不已——研究埃罗莎集团修改后的战略计划。
我想提醒我们的读者一句,我提出的关键问题是,他们没有制定出恢复和平矿的前景战略,却又非常奇怪地渴望完成难以实施的技术任务——在“纪念日”矿区修建一个新的地下矿井。

2019年3月18日

钻石生产商协会推出“我心仪,我掏钱”活动

钻石生产商协会(Diamond Producers Association, DPA)宣布开展“真情难寻,真钻罕有”(Real is rare. Real is a Diamond)钻石的第三波推广活动。

2019年3月14日

佩特拉钻石公司任命一位新总经理

佩特拉钻石公司(Petra Diamonds)任命理查德·达菲(Richard Duffy)为公司总经理,将于2019年4月1日上任。

2019年3月14日

AGD Diamonds公司批准2019年的采矿计划

AGD Diamonds公司总结了2018年的采矿结果,批准了2019年的采矿计划。AGD Diamonds公司在格里布矿场完成了各项采矿计划,共开采矿石343.5万吨,超额完成最初计划的268.6万吨。覆盖层工程也超过了计划,达到2060万立方米,最初计划为2041.2万立方米。 岩体开挖量为2217.6万立方米。

2019年3月11日

雅库特政府不打算向埃罗莎股东支付最高水平的股息

萨哈(雅库特)共和国总统艾森·尼古拉耶夫表示,由于钻石市场表现出不稳定性,因此向股东支付最高水平的股息不具现实意义。

2019年3月4日

合成钻石的渗透和米粒钻的危机

2019年2月20日
近几年,关于合成毛坯钻石和合成裸钻产业发展的新闻充斥着各大媒体通道。但与此同时,关于天然钻石会被实验室培育钻石取代的担忧愈加严重。2018年,这种已存的风险被当作一个重要话题被人们不断讨论,并被认为是导致钻石矿业公司某些产品种类需求降低的因素之一。虽然业内人士并未就这个问题达成共识,但如果毛坯钻石市场进一步分化,而天然米粒钻被合成钻石取代,最终遭受最大损失的将是埃罗莎公司。

毛坯钻石市场参与者早就可以预见这些症状,但关于毛坯钻石市场面临困难的新闻直到去年9月才为大众所知,当时戴比尔斯允许看货商将部分低质量毛坯钻石推迟至年底购买。除了制造商大量交付原材料,切割部门利润一直不高,印度卢比贬值等这些标准解释外,市场人士还提到合成钻石的竞争日益激励,尤其是戴比尔斯去年宣布推出合成钻石项目(Lightbox)后。据消息人士透露,另一家重要的钻石生产商力拓集团(Rio Tinto)也向客户做出了让步。

埃罗莎也没有无动于衷,在9月交易时段,它放松了购买廉价原材料的要求,以应对印度公司在这一领域遇到的压力。月度合约的选择限额和价格均有所下降,这是上半年价格指数上涨4.4%后的首次修正。埃罗莎副总裁尤里·奥考耶莫夫在其对9月结果的传统评论中指出,“廉价商品领域的活跃性进一步下降”,这与印度排灯节期间的休假有关。与小粒商品不同,对特殊尺寸(+10.8)毛坯钻石和+2克拉毛坯钻石的需求有所增强。

根据钻石矿业公司和安特卫普世界钻石中心(AWDC)的数据显示,廉价原料的状况进一步恶化。戴比尔斯9月份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减少了5.5%,并表示“卢比汇率对美元汇率的波动影响了最廉价的商品。” 截至9月份,埃罗莎的销售额比2017年下降了28%,达到2.43亿美元。除了通常的原因外,还与“低成本小型原材料需求持续显著减弱有关”。

为应对小型原材料需求的降温和10月份会议的结果,埃罗莎于11月初宣布对2018年的销售预测从4000万克拉减少到3700-3800万克拉。 出于同样的原因,2019年的销售评估也(从3900-4000万克拉)下降到3700-3750万克拉。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2016年底印度的货币改革导致小型原材料的销售受到影响,埃罗莎也没有采取如此激进的措施。

11月,低价格毛坯钻石的需求有所稳定。根据安特卫普世界钻石中心的数据显示,比利时的毛坯钻石进口数量比10月份提高了34%,由于每克拉的平均价格下跌至104美元(122美元),进口额增长仅为15%。这表明,该部门已经有所恢复。埃罗莎表示自己11月份的销售比10月份的非常规低数值高13%(不过与2017年11月相比仍然减少18%),表明需求已经全面恢复。显然,复苏是以脆弱部门的价格调整为代价实现的。彭博社(Bloomberg)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戴比尔斯在其11月的网站上将低质量小型原材料的价格降低了10%。 埃罗莎也将这类钻石的价格下调了10%。 戴比尔斯11月份的价格调整是至少自2015年底以来最大的一次,当时由于行业贷款条件的再次收紧和中国珠宝需求下降导致钻石价格下跌。

Rapaport Research在其11月份题为《危机中的米粒钻》的报告中估计,2018年小粒原材料的价格下跌了20%。根据Rapaport的说法,其原因不仅是供应过剩,还有印度贷款困难以及卢比贬值的影响,而且“实验室培育钻石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可”。这个因素是由两个完全不同的原因造成的。第一:“由于未经申报的合成钻石带来的威胁,一些零售商正在避免使用天然的米粒钻。”第二:“虽然价格相同,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高质量的实验室培育米粒钻,而不是质量较差的天然钻石。”

然而,在有关方面和许多专家的公众评论中,米粒钻市场疲软与合成钻石进入市场并无太大关系。俄对外贸易银行资本11月指出,一些生产廉价小粒毛坯钻石的矿场(加拿大的加乔·库埃矿和雷纳尔矿)进入生产,再加上津巴布韦额外的毛坯钻石供应,使得钻石管道中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小粒毛坯钻石。“卢比对美元疲软,再加上一些小型公司破产,切割业的信贷条件收紧,令印度排灯节前夕的季节性惯性因素变得更加复杂,”埃罗莎副总裁尤里·奥考耶莫夫解释。显而易见的原因是这种产品在市场上供过于求,以及专门切割这些钻石的印度制造商的盈利能力下降,而卢比贬值令形势更加恶化(从2018年初开始贬值,到10月底达到近几年来的最低值)。奥考耶莫夫表示,埃罗莎现在指望第一季度对米粒钻的需求能有所恢复,其销售份额能实现增长。

“我们正在应对通常的季节性衰退。 市场还没有感觉到合成材料的存在。 如果它来了,就不可能不被注意到,” AGD Diamonds高级经理说。这是一家俄罗斯钻石矿业公司,主要在安特卫普拍卖会上销售在阿尔汉格尔斯克格里布矿井里开采的毛坯钻石。


俄对外贸易银行资本的鲍里斯·辛尼琴说:“有几个因素产生了直接影响,例如需求季节性下降、中国和印度货币贬值对需求的结构性影响,很难说哪个因素的影响更大。”他还表示:“作为米粒钻的最大消费国,中国和印度的货币贬值影响了当地一些零售连锁店的销售业绩。在2018年对小粒原材料的需求情况下,我不会高估合成材料的重要性——这个市场目前规模较小,与钻石市场相比虽然增长迅速,但关键性因素是美国需求的积极发展,这个因素迟早会导致对‘印度商品’的需求恢复。”他还提到,“美国的零售业绩可以平衡市场的整体负面影响。如果美国零售商店新年期间的销售业绩保持良好的话,那么整个零售业会开始一个恢复周期,中游商家则可以出售其原材料库存,包括小粒毛坯钻石。”

 
从不久前开始,天然毛坯钻石市场未来成功的关键不仅取决于美国、欧盟、中国和印度的珠宝消费,还受制于合成钻石首饰进入市场的速度。当前,后者所占的市场份额不到天然宝石的1%。来自这个行业的信号可能会阻碍传统观点的支持者。作为这个市场的主要参与者,美国初创公司Diamond Foundry于2019年初宣布整个产品线价格上涨了15%。 “近几个月对市场形势的仔细监测表明,需求越来越多地超过供应,”“无冲突”珠宝合成材料的先驱解释道。 Diamond Foundry通过消费者对实验室培育钻石的需求的增长与供应量不相符来解释这一趋势。 Diamond Foundry认为,这种不相符将在未来几年继续存在。

在戴比尔斯为其Lightbox品牌的合成钻石单价定为每克拉800美元之后,无论钻石的特性如何,价格上涨似乎是实验室培育钻石生产商可以考虑的最后一件事。 然而,根据保罗·吉姆尼斯基11月进行的调查显示,尽管有戴比尔斯的倾销策略,大型市场参与者仍然设法保护实验室培育钻石的价格不被调整。沃伦·巴菲特管理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旗下的珠宝制造商Richline创立了Grown with Love系列。这个系列包括镶嵌3克拉钻石的订婚戒指,在这个节日销售热季期间开始在美国梅西百货(Macy’s)和杰西潘尼(JCPenney)旗舰店里出售(顺便说一句,这是零售商店首次大量出售实验室培育钻石)。吉姆尼斯基写道:“在杰西潘尼旗舰店里,一枚镶嵌1克拉钻石的戒指售价3750美元,镶嵌1.5克拉的——6500美元,两种钻戒上的钻石都是净度达到SI的白钻。有人提出,尽管Lightbox系列钻石有意不带证书出售,但它们都是无色钻石,质量甚至更高,净度能达到VS,远高于SI。”

他还提醒注意会有实验室培育钻石的新生产商出现,将专注于生产1克拉以上的婚礼首饰和钻石——也就是说,是Lightbox还未渗透进去的部门。他表示:“类似于Grown with Love战略,大多数新进入的参与者都试图维持与天然钻石价格相当的价格点,而不是像低价制造商Lightbox那样使用线性定价模式。 第一种定价策略是典型的奢侈品,其中较高的价格可能会产生稀缺的印象,并可能引起更大的购买欲望。”

值得注意的是,对Ligtbox单克拉大粒钻石的需求超过了预期。根据种种迹象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珠宝级实验室培育钻石有稳定而强大的需求。与此同时,技术正在迅速发展,中国制造商开始生产更大更高质量的合成钻石。

“几年前,中国制造商无法合成超过一克拉的珠宝,但现在他们能大量生产4-5克拉的晶体。能力正在逐步提高,并且在3-4年内,中国市场的存在将是非常重要的,”一位合成生产商的代表说,他曾在一家矿业公司工作过。他说:“合成宝石将在几年后逐渐取代自然宝石的事实是显而易见的。”这是因为非奢侈品质的珠宝制造商对合成材料的忠诚度比以前更高。

繁荣资本管理公司(Prosperity Capital Management)冶金和采矿总监尼古拉·索斯诺夫斯基表示,合成钻石的渗透正在逐步发生,但目前很难估计这个因素会对需求造成多大的危害。他说,虽然印度采矿业受到了卢比贬值、信贷条件收紧以及由于与主要市场参与者的一系列丑闻而引发的不信任危机造成的不利影响,但人们至少应该等待这一行业正常化。也许,戴比尔斯推出实验室培育钻石项目Lightbox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索斯诺夫斯基认为,戴比尔斯试图通过降低其价格来剥夺钻石生产商的利润,但这种措施会拉低小粒天然钻石的价格。

的确,对戴比尔斯来说,这种策略可以通过分类中“印度商品”的低份额来证明,那么对埃罗莎来说,其后果更为严重,因为埃罗莎更依赖于这一类别产品的需求。在这家俄罗斯公司的生产部门中,“印度”原材料的份额高于戴比尔斯。尽管后者的产量较小,却是销售收入方面的领先者。埃罗莎副总裁尤里·奥考耶莫夫解释说,在埃罗莎的生产结构中,廉价的小粒原材料(筛分级别——11级或更低)占开采总量的40%,而价值占20-25%。根据Rough & Polished通讯社谢尔盖·戈利亚伊诺夫的说法,2格令(0.5克拉)及以下的毛坯钻石占埃罗莎产量的一半以上,价值占三分之一。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估计数值更为激进,0.5克拉以下的毛坯钻石占阿罗莎总产量的82%,而0.2克拉的占年产量的40%。这些毛坯钻石的收入份额占31%。

从历史上看,与戴比尔斯相比,埃罗莎的加工能力旨在提取从矿石到细粉的所有产品。 这就产生了不完美的晶体富集和保存技术的问题——许多钻石在销售前的技术过程中就已经分裂了。2017年,和平地下矿的报废令形势更加恶化。该矿高质量大粒钻石的含量仅次于国际矿。据了解埃罗莎的消息人士透露,即使全面“压榨”剩余的矿场也无法解决高质量毛坯钻石短缺的问题,而消费者已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点。埃罗莎的销售部门不得不允许消费者挑选最好的毛坯钻石,却延缓了剩余产品的流动性。与客户相关的销售自由化并非一种特殊现象,但对面临诸多矿场资源枯竭,米粒钻价值下跌,和平矿恢复状况不明的埃罗莎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一方面,钻石矿业公司的盈利保证是营销,是与合成钻石生产商争夺首饰消费者的能力,而戴比尔斯和埃罗莎的所有利润来源都基于高质量的大粒产品,而非米粒钻。另一方面,如果这个部门完全被合作钻石取代的话,它们是否会面临险境?合成材料早已使天然工业钻石市场边缘化,这种钻石在上个世纪中期曾与珠宝钻石市场旗鼓相当。现在,天然合成米粒钻市场正在被蚕食,其生产成本显然超过了合成宝石。大粒天然钻石的生产成本是合成钻石的3倍,而钻石矿业公司试图通过追踪计划和巧妙的广告来保护其产品在消费者眼中的独特性传奇。但是,合成材料影响的“维度”正在增长,越来越多的宝石级钻石已经无法带来利润,这可能会影响某些贫矿的前景。 无论对一些专家来说多么令人难以置信,2018年已经采取了一系列决定性步骤。

伊戈尔·莱金为Rough&Polished通讯社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