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布钻矿开采到一颗54克拉的特殊钻石

2019年4月4日,在AGD Diamonds开展业务的格里布采矿加工厂开到一颗重54.21克拉的珠宝级毛坯钻石。

2019年6月25日

周大福珠宝集团在北美创建了一个商业中心

香港品牌周大福(CTF)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成立了周大福北美新商业中心。 据媒体报道,这个新的商业中心将成为领先的珠宝批发供应商,除了供应产品外,还提供服务和专有技术支持——特别是有助于提高北美珠宝业盈利能力和巩固其业务的创新技术。

2019年6月18日

山省钻石公司宣布第一季度的财务业绩并调整了对全年的预测

山省钻石公司(Mountain Province Diamonds Inc.)公布了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季度财务业绩。根据公司的数据显示,公司2019年第一季度共销售毛坯钻石643739克拉,收入6070万加元(4580万美元),而公司2018年共销售毛坯钻石527000克拉,收入6660万加元(5240万美元)。今年第一季度的平均价格为94加元(71美元),而去年同期则为126加元(99美元)。

2019年6月13日

Gem Diamonds公司第一季度的利润额增长24%,达到5200万美元

Gem Diamonds公司第一季度的利润额增长24%,达到5190万美元。作为对比,公司2018年第四季度的利润额为4170万美元。
该公司第一季度共销售钻石27335克拉,比上一季度的33140克拉下降了18%。

2019年6月11日

埃罗莎2019年4月的钻石产品销售额近3.19亿美元

全球最大的钻石开采公司埃罗莎公布了2019年4月及本年度前4个月的钻石产品销售业绩。

2019年6月7日

对2019年的占卜

2019年1月22日
俄罗斯有个非同一般的传统,东正教仪式和多神教仪式可以达到惊人的共生。众所周知,东正教的圣诞节是在新年之后,因为东正教教堂跟其他基督教教堂不同,使用的是朱利安历法。俄罗斯帝国一直到1917年使用的都是这个历法。因此,按照朱利安历法,我们应该在1月13-14日庆祝新年。现在,俄罗斯还有一个很受欢迎的非官方节日——旧新年,一个带有令人不可思议的名字的节日。在东正教圣诞节过后,在旧新年前夕,俄罗斯有占卜未来的传统。不过占卜的办法千奇百怪,每个人的方式各不相同。我决定在1月14日星期一的新年前夜遵循这一传统,看看新的一年将是什么样子。

让我们从一个最令人不快的任务,从预测市场整体状况开始。在我看来,问题、预测、对未来的忧虑,这些折磨市场神经的因素在垄断时代结束之后还会以新的形式存在。总体而言,18年末,以及十年前危机后的前几年,圣诞节销售呈现出或多或少的积极结果,尤其是在珠宝消费的增长方面。 不过这里有个问题出现了:增长的到底是什么?

通过互联网实现的大规模市场销售增长显然增强了人们对设计的关注趋势。而这不仅成了一个重要的消费驱动因素,还最大限度地降低了珠宝生产的成本。这为合成宝石和“美化”宝石市场开拓了宽阔的道路。优秀的设计是昂贵的,但其价值不仅局限在这一方面,它还会消除消费者心中不必要的想法:“这是用什么做的”。没用什么,只是使用最新技术设计出来的创新产品。

高端细分市场依然保持溢价,但凭借“独特性”与大众消费者的距离越来越远。例如永恒印记(Forevermark)之所以能实现销售增长,是因为你首先得为“独特性”付款,再为钻石付款。

换句话说,消费者心中形成的固有观念,即钻石不管什么情况都是有价值的,不管其重量是0.5克拉,还是2克拉,将一去不复返。不,钻石本身不再具有价值,其价值最终会让位于品牌价值和设计。

我们不要忘记,在“道德消费”的巨大压力下,要想获得中产阶级的钱包很困难,其现实表现就是,人们不断宣传拒绝购买需要严重暴力才能生产的产品,而建议利用同样的钱购买仿制品。


钻石生产商协会(DPA)在这方面的营销努力不能不令人惊讶。数百万美元的预算,甚至比全球营销活动的预算还多——这样的营销活动已经进行多年了,本来可以让钻石生产商协会进行更积极和显著的活动,不过这一情形并没有发生,取而代之的是“Lightbox”。

不论戴比尔斯的代表如何解释,这个倡议都是旨在限制合成钻石的价格增长,将其限定为非宝石首饰。但这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它们虽有“合成”的前缀词,被出售时仍被视作钻石。也就是说,这一“努力”本身也是摧毁钻石本身价值的有力手段。

令人惊讶的是,戴比尔斯在钻石生产商协会的合作伙伴,尤其是位居首位的埃罗莎,甚至在没提出讨论按份额参与的情况下就全盘接受了戴比尔斯的论证。事实上,如果它是一种通过固定合成钻石最大价值的方式来保护天然宝石价值的营销工具,那么这符合整个钻石行业的利益。他们还提出,这个项目是对元素六公司(Element Six)创新技术的投资产物,不过考虑到其任务有可能是让该公司宣布让“公开身份的”合成钻石充斥市场,那么这样的论据显然无法说服众人。

我认为,2019年,关于通用市场营销的有效性不管是对钻石生产商协会,还是对整个市场来说,都表现出明显的令人不快的一面。推进天然钻石价值的努力无法与推进“真实”钻石的努力(产地保障、认证书、电子标识符)相提并论,而这对1克拉及以上的钻石,以及合成钻石来说是有意义的。而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这一切只能侵蚀钻石的象征意义,增加品牌的价值,而各个品牌都在寻找廉价的替代品。唯一的问题是,钻石生产商协会中谁会讨论这个问题?戴比尔斯真正的竞争对手是埃罗莎——是这个项目的平等投资者。但埃罗莎会怎么做?

我认为,2019年会带来新一轮人事更新。对于这一情形,人们完全可以用幽默的态度对待,就像对待苏联改革前夕的领导人更替一样。对埃罗莎来说,这已经成为一个令人阴郁的管理“传统”——更换最高管理者的速度甚至比前任弄清钻石业务的速度还快。然后用该放在其他地方的坚持不懈重复一切。唯一的例外就是确认规则。此外,埃罗莎仍然不是一家成熟的商业公司,拥有所有由此带来的商业风险和傲慢。 这是一家国有企业,由政府进行着相当严格的指令管理,控制着所有可以控制的人员,实际上已将其转变为一个准政府部门。 任何企业中的部长逻辑都很简单,都基于两个主要的(现在流行说的)动机:第一个是“似乎有些事情没取得成功”,但这“不是我,而是他们”;第二个是“积极主义者”,必须不断地为“上面”做积极的报告,因为正是由他们做出关键性决策。然而,出于主客观原因做积极报道的情形已经成为过去时,而埃罗莎在事业上不会再取得进一步成功(参照《周年纪念演讲》一文)。

不论是“它说同意”,还是“创新竞赛”,或者其他重要的但与商业无关的活动,都无法帮助这家公司应对因盈利的矿产资源基地枯竭而面临的极其复杂的挑战,此外,埃罗莎在雅库特的商业活动和社会角色具有不可比性,再加上全球市场的整体变化,让公司的状况愈加艰难。

而且这不仅仅只事关埃罗莎一家公司:随着矿业产品消费价值的变化,钻石开采业正在迅速进入低利润领域。这状况发展的表现形式是,看货商作为毛坯钻石的消费部门,已经越来越少的依赖于某家特定的矿业公司——所有的情形恰恰相反。

2019年是博茨瓦纳与戴比尔斯之间10年协议的最后一年。 博茨瓦纳已经说过,2020年它想要更多。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8-05-15/botswana-s-president-eyes-jobs-in-new-marriage-wi....

在我看来,戴比尔斯的双重身份,一个是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的子公司,是一家矿业开采公司,一个是珠宝品牌和合成钻石生产商,这两个明显矛盾的身份让该国无法以太兴奋的态度对待这家公司。我认为,戴比尔斯为了消除这些矛盾,将大幅增加对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钻石原产地进行营销的投资,这将增加对钻石本身象征价值的压力

2009年,另外一个“钻石”国家安哥拉必然会成为人们关注的重心。虽然钻石市场已经习惯于这个国家非常奇特但高度可预测的贸易政策,仍然对2018年出现的变化感到震惊。那么只有一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变化开始的速度极快,尚未形成稳定的系统模式。国有钻石矿业经销商Sodiam公司和国有钻石矿业公司Endiama被分配到不同的业务部门后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两家公司都有权销售产品。安哥拉最大的毛坯钻石生产商卡托卡公司的产品价格急剧上涨,而这家公司仍然按照“要么买,要么走”的原则销售产品,让市场上的情绪从期望变成了失望。埃罗莎掌握着卡托卡公司10%的股份,是这家公司最大的股东,近10年来首次打算购买卡托卡公司的产品,价格竟然比二级市场上的报价高15%。也许,公司可以挑选出10+的产品,将其在拍卖会上销售,掩盖剩余产品的损失,然后宣布“非洲扩展”事业取得了成功,而不对其作详细说明,不过这肯定与商业无关。

在2018年进行的打击非法购买冲积岩钻石的大规模警察行动早已不可避免,不过众所周知,“砍伐树木就得飞碎木片”,牺牲在所难免。被警察镇压的还有有官方执照的经销商,被扣押的货物按照意料之内和之外的路线被送到了钻石中心,委婉点说,并没有增加所谓的透明度。

任何变化都是痛苦的,过程中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错误。对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来说,安哥拉仍是一颗新星。不过从今年开始,这个国家有望成为跟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并列的钻石矿业领导国之一。因此,问题已经不是新政府一年前制定的战略选择,而是正确的战略计划,能够让该国钻石业的日常活动在所制定的决策基础上实现系统化。

就在我占卜的时候,有消息称埃罗莎计划在津巴布韦开展业务。
 https://www.kommersant.ru/doc/3854115#id1696234

埃罗莎总裁谢尔盖·伊万诺夫表示,公司始终乐意与合作伙伴分享自己丰富的经验。不过埃罗莎暂时没有在该国开展业务的计划,因为必须先了解津巴布韦准备提供怎样的便利。据报道,埃罗莎去年12月在哈拉雷创建了一家子公司,显然是为了评估该国地质前景并分享其丰富的经验。 与此同时,一个月前,阿尔罗萨离开了目前在博茨瓦纳进行的非洲项目。
https://tass.ru/ekonomika/5797552

从上面的信息可以看出,埃罗莎做出这一决策是因为“‘埃罗莎最高管理层的变化’导致‘业务重心’发生了变化,而早期阶段的地质勘探不再是埃罗莎的优先业务,取而代之的是生产”。不过在津巴布韦的业务只涉及早期阶段的地质勘探,因为臭名昭著的马兰吉矿已经像一面大鼓一样变得空无一物。津巴布韦和博茨瓦纳在投资政策和法律保障方面存在巨大的差距。俄罗斯和博茨瓦纳占全球钻石开采量的一半。博茨瓦纳即将与戴比尔斯就签订新的贸易协定展开谈判……从总体上看,有的谈了。

不过,考虑到这一声明是在津巴布韦总统访问俄罗斯时做出的,我们暂时对此不做评论。

2019年对第二梯队的私营公司来说是相当重要的一年。灵活的决策加上以商业为动力,它们能够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而市场本身将需要更少的“毛坯钻石”,并且不再愿意转移垄断时代怪物的巨大生产和社会成本。对客户进行深度分类可以增加附加值,不是通过程序而是出于“不破产”的愿望管理生产成本,再加上对回收项目的地域多元化投资,这些才是钻石开采业的未来,一个显然正走向“低利润时代”的未来。

从总体上看,2019年会为“钻石恒久远”(a diamond is forever)画上一个句号,取而代之的是“如果你愿意为这颗特别的钻石付更多的钱,那么它就是恒久远的,但另外一颗显然不是。”(this particular diamond may be forever if you pay more, but that one is definitely not)

谢尔盖·戈利亚伊诺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