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罗莎公布了被暂停开采的和平矿的现状

埃罗莎在周一发布的新闻稿中提到了被暂停开采的和平矿的现状。公司表示已根据对开放场地和深层打井的分析结果制定出一个方案,并根据这个方案决定是否恢复或者完全封闭和平矿。

2019年4月3日

AIGS和中国将在宝石学教育方面进行合作

据媒体报道,总部设在泰国的亚洲宝石学院(Asian Institute of Gemological Sciences, AIGS)和中国将扩大在宝石学教育和宝石测试方面的合作。

2019年3月29日

埃罗莎的2019年——机场和销售

去年年底,我曾对一项特别有趣的事情着迷不已——研究埃罗莎集团修改后的战略计划。
我想提醒我们的读者一句,我提出的关键问题是,他们没有制定出恢复和平矿的前景战略,却又非常奇怪地渴望完成难以实施的技术任务——在“纪念日”矿区修建一个新的地下矿井。

2019年3月18日

钻石生产商协会推出“我心仪,我掏钱”活动

钻石生产商协会(Diamond Producers Association, DPA)宣布开展“真情难寻,真钻罕有”(Real is rare. Real is a Diamond)钻石的第三波推广活动。

2019年3月14日

佩特拉钻石公司任命一位新总经理

佩特拉钻石公司(Petra Diamonds)任命理查德·达菲(Richard Duffy)为公司总经理,将于2019年4月1日上任。

2019年3月14日

和平矿无法在2024年之前恢复生产

2018年11月21日
埃罗莎公司发布的《埃罗莎集团长期投资计划》(2018-2024年)并未提到关于何时恢复和平矿生产的事项。“由于还没有制定出有效的技术解决方案,因此,《埃罗莎集团2018-2024年长期发展计划》和《埃罗莎集团长期投资计划》并没有提及对和平矿的投资问题。”这份文件中还提到,和平矿截至本年初的C1类优质毛坯钻石的储量达到129733900克拉。
埃罗莎公司表示,和平矿的事故损失不超过120亿卢布,将全部由保险公司承担。https://www.vedomosti.ru/business/news/2017/10/06/736876-alrosa-uscherb-mir。不过,这个数额并不包括留在地下的钻石的价值,因此...
和平矿的毛坯钻石产量占埃罗莎集团毛坯钻石总产量的十分之一,不仅如此,该矿出产的毛坯钻石的质量很高,仅次于国际矿。这里的质量是关键概念,失去和平矿可能会给埃罗莎集团带来不可逆转的后果。
问题在于目前的钻石市场正在迅速分化,已经分崩成两个部门,而影响这两个部门定价问题的因素也各有不同。第一个部门是大粒毛坯钻石(5格令及以上)领域。在可预见的未来,这类钻石的需求和价格都会上涨。钻石生产商协会(DPA)的市场营销策略正是针对此类毛坯钻石,而这些毛坯钻石将来会被切割成无可替代的天然裸钻。第二个部门是小粒毛坯钻石领域,即所谓的“印度产品”——此类产品的价格已经明显下跌,未来还会进一步下跌。影响该部门的主要定价因素是合成钻石的扩张。 现在,生产小粒合成钻石珠宝的成本只是相应级别天然宝石的开采成本的几分之一,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差异只会加大。 这一细分市场的天然原材料将被合成材料淘汰出市场,就像天然的工业用钻石一样,其市场份额今天只能以百分比为单位计算。
如果这样的预测变成现实,那么失去和平矿对埃罗莎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因为小粒钻石在该公司的产品中所占的份额过高。埃罗莎公司副总裁尤里·奥考耶莫夫确认说,小粒毛坯钻石在埃罗莎的开采结构中所占的份额接近40%,价值份额占20-25%。而国际文传电讯社引用埃罗莎公司客户的说法表示,小粒毛坯钻石在公司的开采结构中所占的份额高达80%。出现这种差异的主要原因是对小粒钻石的衡量标准不同。但是,如果我们假设2格令及以下的毛坯钻石的产量占埃罗莎开采总量的50%以上,总值不少于三分之一,那么我们对于这个问题的预测也不会错到哪里去。这类毛坯钻石的价格将来会持续下跌,且在不久的将来会被合成钻石挤出市场。事实上,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已经表明这一趋势。
埃罗莎公司的产品会被挤出市场的风险已经得到了公司管理层的确认。例如,埃罗莎副总裁阿列克谢·奇亚基科夫斯基表示,如果“1克拉以下的裸钻价格下跌的话”,公司将面临重大的财务损失。奇亚基科夫斯基认为合成钻石的扩张正是导致这类钻石价格下跌的主要原因 http://www.jewellerynews.ru/2018/11/alrosa-nazvala-ugrozu-1/22673/。然而,与戴比尔斯不同,埃罗莎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这种威胁。 无论如何,上面引用的《阿尔罗萨集团的长期投资计划》以及其他公开的公司文件都没有涉及这个问题。
和平矿、国际矿和那津斯基矿出产的毛坯钻石曾是公司发展战略中不可或缺的因素,是能让项目保持运营的必要前提条件,尽管这些项目的盈利能力一直在零附近波动。如果没有这些矿山和矿场为埃罗莎公司提供可靠的“后方”资源,那么开采阿尔汉格尔斯克矿和上蒙斯基矿将会变成不合理的冒险。现在和平矿已经停产,而国际矿根据联邦环境、技术和核监督局的要求已经停产数月,纽尔巴矿井正在被露天矿场迅速地蚕食。至于其他的矿场,出产的大部分都是小颗粒的毛坯钻石,其市场命运令人担忧。
如果合成钻石加上印度同事的定期努力让小粒毛坯钻石价格继续下跌的话,那么埃罗莎的盈利能力将急剧下降,公司也将被迫与市场一样,面临分崩离析的下场。盈利的矿场将由独立的公司继续开发,而剩下的无法盈利的矿场将被迫停产。基础设施和职员的命运也可想而知。当然,到时候的状况无异于世界末日。不过这种预测的可能性不能说是零,悲观的预测偶尔也会变成现实。十年前,俄罗斯一位领先的地下采矿系统专家列夫·普奇科夫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埃罗莎公司的矿山建设质量较差,可能会发生较大的事故。“所有矿山的采矿安全保障水平都较低,将来可能会变成重大问题。”如果我们当时的预测是错误的话就好了…
谢尔盖·戈良伊诺夫,Rough&Polished通讯社